E8中文网 > 圣武星辰 > 0582、一刀秒杀

0582、一刀秒杀


      叮叮叮!
  
      急骤的刀剑撞击声音传来。
  
      人影交错,骤分。
  
      四名护卫被挡住,没能第一时间靠近李牧。
  
      李牧惊讶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是那个左腿残疾的落拓汉子。
  
      “恩公,速走。”这汉子头也不回地对李牧道。
  
      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铜辈残刀,锈迹斑斑,是灵韵不多的一件道器,刀刃上磕出了数十个缺口,像是锯齿一样。
  
      看到这柄残刀,就会让人亲不自禁地联想到,它的主人,一定是身经百战的战士。
  
      刚才那急骤的刀剑相交之声,正是这个残疾落拓汉子出手,为李牧挡下了矮胖商人护卫四名保镖的攻击。
  
      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出手。
  
      从刀法和身法来看,这个落拓汉子,实力不俗,只怕是已经快要踏入凡境的高手了,只是左腿的残疾,让他的真正战力有所下降。
  
      络腮胡,豹子眼,乱发,麻衣,破靴,残刀……
  
      他像是一堵不可逾越的高墙一样,挡在了李牧的身前,不动不摇。
  
      矮胖商人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变了。
  
      “不知死活的死残废,我的事情你也敢管?”他的圆脸上肥肉堆叠,冷笑如残忍的刀:“你叫什么名字,活的不耐烦了吧?”
  
      “流萤星郭怒。”落拓汉子昂首,语气之中,有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骄傲。
  
      昔日的辉煌已经被雨打风吹去,但是胸中的热血和道义,还在这具残破的身躯之中轰鸣着,一刻不曾凉去。
  
      “呵呵,原来是下界的无名小辈,流萤星的贱种,不是都死绝了吗?”矮胖商人冷笑,毫不在意,对自己的护卫喝道:“愣着干什么,给我宰了这个死残废!”
  
      四名护卫再度围攻上去。
  
      “今天谁敢护他,”矮胖商人指着李牧,声色俱厉地对所有围观者吼道:“谁敢护他,我就让他和这个死残废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
  
      财富上的巨大损失,和智商上被人压制戏弄,让这个矮胖商人,愤怒到有些竭嘶底里失控,将内心里的残忍和跋扈,暴露的淋漓尽致。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落拓汉子神色坚定,面对着围攻而来的四名护卫,身影不动如山,手中的残刀震动,发出沧桑的刀鸣之声。
  
      他头也不回地催促李牧,道:“恩公快走,我来拖住他们……”
  
      话还没有说完,一只手掌,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牧从他的身后走出来,道:“郭大哥,我来吧,正好试试刀。”
  
      落拓残疾汉子一愣。
  
      旋即他看到,一缕弧光,从李牧的手中爆发出去,璀璨而又夺目,仿佛是瞬间在集市上升起一轮烈日一样。
  
      嗤嗤嗤嗤!
  
      四道微不可察的物体断裂声,在所有人神为所夺的电光火石之中响起。
  
      然后,光芒骤敛。
  
      四名攻过来的护卫,手中的刀剑,骤然从中间一分为二,断裂了开来,掉落在地上,然后,他们脸上的震惊还未散去,突然觉得浑身的力量就像是泄漏的水一样被抽走,一丝不剩。
  
      砰砰砰!
  
      矮胖商人的四位护卫,全都都倒下了。
  
      秒杀!
  
      周围一片震惊难信的目光。
  
      在所有人的眼中,李牧只不过是一个原石手段惊人的虫境小修,但再逆天的原石手段也无法对战力有太大的提升,而这四名护卫,可都是实打实的凡境初阶,不要说以一对四,就算是一对一,李牧都处在被碾压的弱者地位。
  
      结果?
  
      只是一刀,四名护卫就被秒杀了?
  
      矮胖商人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落拓汉子郭怒愣了愣,脸上掠过一丝颓然之色,然后不动声色地后退,慢慢地融入到了人群中。
  
      他并不想出风头,也不想当英雄。
  
      因为还有妻子和女儿在那个苦难的世界里,等待着他去接,刚才只是担心李牧的安危,才奋力出手。
  
      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若不是李牧帮助他解出的那块黄金仙晶,他只怕是奋斗一辈子,都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
  
      现在看到李牧这一刀,他就知道,这位恩公的实力,比自己强太多,不需要自己的帮助。
  
      对于这一幕,丁毅倒是见怪不怪。
  
      教主大人的修为,他都看不透,凡境已经杀了好几个了,就凭眼前这些小喽啰,想要砍下教主的腿?送菜好吧。
  
      “没想到有点儿本事,怪不得这么横,”矮胖商人回过神来,冷笑一声,脸上并无多少的惧色,道:“不过,遇到我,算你倒霉,就算是虎,也得给我卧着,就算是龙,也得给我盘着。”
  
      他对身边另一名护卫道:“去,看看张教头,怎么还不回来,那么一点儿事情,到现在都没有办完吗?”
  
      话音未落。
  
      “会长,我回来了。”
  
      一个身形壮如铁塔的秃头壮汉走来。
  
      这壮汉肌肉犹如生铁铸就一样,闪烁着金属光泽,秃头,面目狰狞,两米多高,似是一头黑熊一样,浑身上下,有一股暴戾的妖气,绝非是人类,应该是妖族化形为人。
  
      凡境高阶的强者!
  
      他往那一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窒息的压力涌来,不由得心生恐惧。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矮胖商人神色不快地怒问道。
  
      秃头壮汉连忙道:“已经妥了,只剩下一点儿小尾巴,听说您这边遇到了麻烦,我就先赶过来了。”
  
      他左臂腋下,夹着一只啾啾叫着的黑身白头的小兽,正是之前李牧在小摊上看到的那个出售灵兽的小男孩的星源兽宠物‘平头’。这小兽咬着他的胳膊,死也不松口。
  
      而在他身后,两个护卫抬着一个兽皮袋子,其内还有挣扎动静,隐约是一个人形。
  
      李牧看了一眼那袋子的大小,就猜出来,应该是那个小男孩被撞进了兽皮袋子里。
  
      这几个恶商,还真的是明目张胆地下毒手了!
  
      简直是可恶。
  
      李牧心中,不由得杀机涌动。
  
      人渣,杀之也毫无心里负担。
  
      “去,把这小子给我解决了。”矮胖商人指了指李牧,道:“用你最擅长的手段,给我把这个小杂碎的骨头,都给我捏断……”
  
      话音未落。
  
      另一个声音响起。
  
      “怎么回事?是谁闹事?都聚集在这里干什么?”
  
      随着这个蕴含着明显故作的威严的声音响起,围观的人群如海水一样分开,十几名金阳宗弟子簇拥着两个宗门高层,缓缓地走进了集市之中。
  
      集市之中的众人,对于金阳宗的人,还是极为忌惮的,不约而同,如潮水般后退,原本水泄不通的原石摊子周围,立刻就出现了一大片的空地。
  
      很多人都认出来,出现的这个马脸金阳宗高手,是鎏金镇的土皇帝,金阳宗长老周长发,一个心狠手辣翻脸无情的‘魔王’。
  
      矮胖商人面色一变,笑着迎上去,道:“哈哈,周长老,好久不见啊,什么风把你这尊真佛给出来了?”
  
      马脸周长老看了一眼这胖子,呵呵一笑,神色就颇为应付地道:“原来是张会长,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啊,看样子,你的人,吃了亏啊。”
  
      矮胖商人道:“周长老你来的正好,这个小杂种,不知道天高地厚,在你的地盘上动手杀人,破坏规矩,你得为我们这些良心商人主持公道啊。”
  
      这种话简直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周围众人听了,也觉得这个姓马的商人,实在是太无耻了。
  
      “呵呵,我的地盘上,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周长老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落在李牧的身上,上下打量,如凶兽在思考该从哪个部位将自己的猎物生撕活吞一样,充满了危险气息。
  
      “是这几个商人,先动手,坏了规矩。”原本已经隐藏在人群中的郭怒,忍不住又开口。
  
      “不错,我【飞雕】岳伦也可以作证,是这群商人先动手。”之前得到了李牧帮助的那个中年人,也开口说了一句。
  
      然后陆续有人开口,为李牧说话,基本上都是之前李牧帮助选石的那几个人。
  
      大多人数,都保持着沉默。
  
      很多了解周长发的人,都明白,这个魔王想要整人,根本不需要借口,今日这年轻人解出这么多黄金仙晶,这个魔头绝对不会轻易让这笔财富在手中溜走的。
  
      果然,周长发对于郭怒几人的话,如若未闻的,只是对着身边一名金阳宗弟子下令,道:“将这个闹事的小子,给我杀了。”
  
      他甚至根本不想听李牧的辩解。
  
      那金阳宗弟子,笑了一声,直接朝着李牧走来,手中长剑出鞘,道:“小子,你最好不要还手,我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否则,嘿嘿……”
  
      突然——
  
      刀光一闪。
  
      这名金阳宗弟子的人头,就飞了出去。
  
      人头在半空中的时候,他脸上还带着轻蔑的笑,表情都没有来得及有任何的变化,一直到生命彻底终结,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二十四节气】刀意一瞬间,就从他脖颈断口处涌进去,将他所有的生机都摧枯拉朽一样完全破坏浇灭。
  
      李牧看了看自己手中雁翎战刀,一脸的喜色,道:“不错,好刀,好刀!”
  
      这一幕,让周围众人觉得瞬间似是天塌下来了一样。
  
      谁也没有想到,李牧竟然彪悍到了这种程度,连金阳宗的人都敢杀,而且还是当着周长发这个魔头的面,直接就如杀猪一般屠掉,没有任何的犹豫。
  
      就连周长发自己,也是呆了呆。
  
      太久没有人敢反抗他的权威,他一时间都有点儿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半晌,才到:“你……小杂碎,你竟敢杀我金阳宗的人,你……”
  
      李牧直接打断,道:“金阳宗很厉害吗?曾经有一个自称是金阳宗宗主的人,被我一刀斩断了头颅,死的像是狗一样,如今他坟头的草,可能都有一人高了。”——
  
      今天还有一更,会稍微晚点儿,五点多才下飞机。
  
      明天还得去北京参加世界读书日活动,这几天都保持2更,等到北京的事情结束了,回到家里,刀子会多更几天,回馈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