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透视村医也疯狂 > 第1855章救人

第1855章救人

    
  
      叶修准备进入高家庄之际,几名身着黑袍稠服,背上均背负着一柄黑色剑鞘长剑的剑修,转眼间便已然来到高家庄院门外。
  
      守候在院门外负责接待事宜的高家仆人看清楚来人着装后,立即恭敬的接引对方进院门去了。
  
      “马师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高金忠带着高欢,正要出迎,刚好在院子迎面遇到那几个黑袍剑修进来,高金忠一脸尊敬的神情,向其中一名年长些的黑袍剑修施礼说道。
  
      这名被高金忠恭敬称呼为马师兄的年长黑袍剑修,是和盛门外四门黑剑堂堂主吴辰智的大弟子,名叫马静。
  
      和盛门是一个专研剑道的宗门,宗门宗主墨尘子精于驭剑术,剑道修为高深莫测,已达化境,他一手创建的和盛门,发展至今,已历一百五十余年,门下弟子人才济济,实力鼎盛,而墨尘子也被尊称为墨剑仙。
  
      高金忠所在的和盛门外门黑剑堂,乃是和盛门红黄蓝黑四堂里排位最末,也是实力相对最弱的一堂。
  
      和盛门按照门下弟子资质,实力,严格划分为内外两门;内门又按实力强弱分为紫白金青四堂。外门的弟子与内门之间存在着明显的资质、实力差距,这些差距,可能使得外门弟子终其一生,也难以逾越。
  
      这正符合了剑修选材的特点,重资质、悟性,其次才是刻苦修炼的品行。剑修这个领域,不是能够依靠后天勤奋和努力就能够逆转翻身的,它极讲先天资质和悟性,这也就是为什么黑剑堂堂主的大弟子马静都入门五十余年了,人都快熬到七十古稀年纪了,都无法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突破晋升进入和盛门内四堂继续精研更精深剑道的资格的原因了。
  
      “呵呵,高师弟生辰,我等师兄师弟们自然要来同贺相庆的了。”来人客气还礼应道。
  
      “马师兄,不知师父他老人家近来身体可安好?”高金忠脸上挂着笑容,凑上前,沉声问道。
  
      “恩师他身体都已恢复,修为更胜往昔了。”马静回应说道。
  
      “这样太好了,这样接下来的年度剑堂弟子比剑,我黑剑堂就更有底气了。”高金忠微笑说道,很开心的样子。
  
      和盛门内外四堂每年都会举办一年一届的各堂剑修弟子比剑较艺大会,各堂各自挑选出四名菁英剑修弟子,并各堂堂主一起公开论剑比试,采取五局三胜的赛制定输赢,每名获得参赛资格的各堂弟子无论输赢,都会获得一枚珍贵的剑修修炼圣药炼神丹的奖励;获胜的剑修弟子更会获得三枚炼神丹重奖;而获胜的各堂剑堂堂主除了能够获得六枚炼神丹双倍奖励外,还能够获得一册记载着更高剑意的剑谱奖励。
  
      可以这么说吧,一年一度的和盛门内外四堂的比剑较艺,除了事关各堂荣誉和排名之外,更事关各堂堂主和弟子们的切身利益,所以各堂都会非常重视,在比剑较艺中倾尽全力的。
  
      “高师弟,看你一脸自信之色,看来对今年的比剑较艺出赛弟子资格是志在必得了吧?”马静笑道。
  
      “马师兄说笑了,师弟这点儿斤两哪有资格觊觎参赛资格席位呢?倒是马师兄,剑道修为在我黑剑堂两千余弟子中数一数二,今年比剑较艺大会,马师兄一定会大展雄风了。”高金忠溜须拍马的功夫倒也不弱,几句话就把马静说得是笑容满面的。
  
      “呵呵,承高师弟吉言。”马静一脸得意的神情,心安理得的笑纳了高金忠拍马屁的奉承话语。
  
      “高师兄,你身后这位年轻人是?”马静身后一名年纪约莫在三十岁左右的青年黑袍剑修注意到了高欢,问道。
  
      “欢儿,还不快点过来拜见你众位师伯师叔!”高金忠转身,沉声吩咐说道。
  
      高欢依言走上前,一一拜见前来贺寿的各位黑剑堂的师伯师叔们,高金忠师兄弟们相见的一幕,已被翻墙而入,躲藏在暗处的叶修,看个清清楚楚了。
  
      原来这个高家庄的庄主高金忠还是和盛门外门黑剑堂堂主的亲传弟子,难怪高欢在外边打着自己老子的旗号胡作非都没人敢管了,今天算你们父子俩倒霉,遇到我了,休想再这么肆意妄为下去。
  
      叶修没有急于露头出面,在没有寻到蜜桃父亲被关押的确切地方之前,叶修还是不会轻易贸然出手,打草惊蛇的,免得对方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伤害老人家的事情出来,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叶修耐心等着高金忠将自己一众同门师兄弟迎进宴会大厅。
  
      高金忠临走之际,还特意朝高欢使了使眼色,示意自己儿子赶紧趁着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去地牢把关押着的蜜桃父亲给放出来,把这件事处理干净妥当。
  
      高欢心领神会,独自一人往院子东面快步走去。
  
      夜色中,早已等候多时的叶修随后悄悄跟了上去。
  
      高欢一路急行,来到一处僻静的花园。只见他闪身进入一座假山山洞中,转动假山的把手机关。
  
      “咔咔咔!”假山内传来了阵阵机关打开的响动声音。
  
      一块位于假山山洞地面的石板打开了,显出一条石梯出来。
  
      高欢回头往假山洞外看了两眼,确定无人跟踪后,他朝洞口的那条石梯走了下去。
  
      “刘丹医,我给你留下来的问题你考虑清楚了没有?”高欢走下石梯后,望着关在地牢里瑟瑟发抖着的一个中年男子,威逼的语气问道。
  
      “不用废话了!我闺女是不会嫁给你这个败家子的!”地牢中的中年男子身体虽然还在不住的哆嗦抖‘动着,但是回答的语气却是异常决绝坚定,不带一丝回旋商量的余地。
  
      “姓刘的!你别给脸不要脸!老子堂堂高家庄的少庄主,肯娶你姑娘,是你刘家八辈子求也求不来的大好事!你还拒绝?”高欢一脸不忿之色,走到牢房铁栏牢门前,怒斥对方说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