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透视村医也疯狂 > 第1854章高家庄

第1854章高家庄

    
  
      当日夜,蜜桃带着叶修来到了百里外的高家庄。
  
      此时的高家庄院门外边却是张灯结彩,不时还有一辆又一辆的马车到来,从马车上下来的都是身着华丽服饰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名流上层人士”。
  
      “今天是什么日子?高家庄似乎是在大宴宾客。”叶修看着高家庄院门外热闹的迎客场面,微笑问道。
  
      “没到什么节日呀?”蜜桃柳眉微蹙,也是一脸不解之色,摇头说道。
  
      “呵呵,管它呢,正好,就趁着高家大宴宾客之时,当众将高家的罪行公布于众,我看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叶修说道。
  
      “等等,我去帮你问一下,搞清楚情况,再做决定不迟。”蜜桃担心叶修就这么冒冒失失闯进去,会吃大亏。提议由她出面去找人问一问今晚高家庄到底在举办什么宴会?
  
      “好吧,快去快回,如果问不到什么也不用勉强。”叶修不忍拒绝‘蜜桃的一番好意,只好点头答应说道。
  
      ……
  
      与此同时,高家庄庄主书房内,高欢正低头跪在书房一个中年男人面前,中年男子踱着步,一脸愠怒之色,点着跪着的高欢的鼻子教训着呢。
  
      这名正在教训高欢的中年男子正是高家庄的庄主,高金忠。
  
      书房里除了跪着的高欢和正在发脾气的高庄主外,书房里再无他人。
  
      “爹,我孩儿骗你是孩儿的不对,可是你不知道,那个丹医家里的男子十分的可恨,他不仅动手打了孩儿,还辱骂高家庄,辱骂爹爹。”高欢还在狡辩,想要构陷叶修呢,把一切罪责全都归在叶修身上。
  
      “你个不肖儿!你当你爹老糊涂了吗?人家和你无仇无怨的,为何要动手打你?况且还是在人家家里!你平日里不学好,整日里花天酒地的胡搞瞎搞,这我可以不管,但你抢人都抢到人家姑娘家里去了,这不是把你爹的老脸给丢尽了吗?”高庄主没好气的教训自己的宝贝儿子高欢说道。
  
      高金忠是和盛门外四门黑剑堂堂主吴辰智的弟子。他为人还不坏,唯独对自己膝下唯一的一个儿子高欢宠得不行,平日里高欢和他的那一帮狐朋狗友们到处仗着高家庄的势力,横行霸道,胡作非为,只要不闹出什么人命,他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的放过了,顶多斥责几句,赔些钱财给当事人,这些年高欢在外边干下的荒唐事就这么糊弄压下去了。
  
      可当高金忠知道高欢所说的乾罗果一事是假的,目的其实是想把蜜桃给强娶进门后,高金忠气得不行,高欢一回来,高金忠当即把高欢叫到自己书房里来,一通狠训,还破天荒的对高欢执行了一次家法。
  
      高金忠可以对自己儿子高欢在外边花天酒地,胡作非为的行为不闻不问,但高欢使用手段欺骗利用自己这个爹,高金忠便无法容忍了,这是他的底限。
  
      “爹,儿子知道错了。”高欢知道自己这一次把老爹给惹毛了,他现在心里也慌得不行,忙不迭的磕头认错呢。
  
      “你说,你错在哪了?”高金忠瞪了高欢一眼,气呼呼问道。
  
      “儿子不该欺骗爹爹,利用爹爹,儿子知道错了,还望爹爹念在孩儿初犯的份上,饶过孩儿一次。”高欢很聪明,他早把自家老爹的脾性摸得门清了,今晚应对起来便一击奏效了。
  
      高金忠在听了高欢“诚恳”的道歉和保证后,还是心软了下来,摇了摇头,叹气说道:“欢儿,不是爹想要管你打你,是你太过胡闹!不就是想要一个村姑吗?你明着跟爹说,爹还能不帮着你吗?”高金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教训说道。
  
      “爹,孩儿知道错了。请爹原谅。”高欢低头认错说道。
  
      “那个关在地牢里的丹医,赶紧去放了!还有,那个渔村的村姑,叫什么蜜桃的,绝不允许你娶进高家!听明白没有?”高金忠命令的语气说道。
  
      “爹,孩儿喜欢那个姑娘,就要她!”听到自己父亲要他今后不能娶蜜桃,高欢不干了,撒娇哀求说道。
  
      “一个娘们就把你迷晕了?没出息的东西!”高金忠训斥说道。
  
      “爹,孩儿就是喜欢蜜桃,一定要娶她!”高欢恃宠而骄,他似乎摸准了自己老爹的脉搏似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持说道。
  
      “愚蠢!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今天咱们家有什么客人要来?你现在闹这一出,万一让爹的那些师兄师弟们知道了,你让你爹这张老脸往哪阁?”高金忠气道。
  
      “那爹的意思是?”高欢抬起头,望着自己一脸怒容的老爹小声问道。
  
      “先把人放了,这事先缓几天。等我把这些师兄师弟们送走了,爹一定帮你把人娶进门!”高金忠拍了拍高欢的脑袋,说道。
  
      “爹是怕师伯师叔他们知道孩儿这事,回去和师公他老人家说?”高欢也不笨,知道自己老爹这么做的用意,小声问道。
  
      “知道就好,你也知道,和盛门一向门规森严,你师公对门下弟子管得更严,若是你做的这些缺德事让他老人家知道了,就连为父都保不了你!”高金忠很严肃的神情说道。
  
      “孩儿知道了,孩儿这就去放人。”高欢也很害怕高金忠口中所称的师公,不敢再任性胡闹了。
  
      “等晚宴开始以后,你再去放人。记住,这件事一定要办得干干净净的,绝不允许走漏一点风声,我不想在听到这事的任何风言风语,听见没有?”高金忠提醒说道。
  
      “孩儿知道怎么做了,请爹放心。”高欢应道。
  
      “起来吧,随我去见你的几个师伯师叔们。”高金忠示意高欢起身,说道。
  
      “是。”
  
      ……
  
      高家庄院门外,蜜桃经过一番询问,终于是把今晚高家大宴宾客的原因弄清楚了,原来今天是高家庄庄主高金忠五十岁生日,他大宴宾客庆祝呢。
  
      “蜜桃,你一个人就暂时在这里等着我,我进去办事,很快就能出来。”叶修郑重其事交代蜜桃说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