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六十章 身后事,莫管他!

第五百六十章 身后事,莫管他!

    “早就送过去了,本门抚恤素来第一时间给予,少有疏漏。”
  
      “还是要派人监督,确保万一。”
  
      “是。”
  
      “可有安排刑堂查访后续?”
  
      “已经安排。”
  
      “那就好,决不能让门人流血又流泪,至少要在九尊殿,彻彻底底的杜绝此类现象,勿枉勿纵,一旦有违禁者,绝无宽待。”
  
      “现在血魂山的弟子传来消息,问此月还需要撤回吗?”
  
      云扬想了想,道:“现在血魂山那边什么情况了?”
  
      云秀心道:“据传报,情况仍旧是一种不紧不慢的僵持状态,战斗频率虽然有所增加,但增加的幅度并不是很大。就是……胡小凡现在人在那边,他以密函的方式禀告说……有些夜深人静的时候,全力展开神识,偶尔会听到类似海浪拍击的声响。可是血魂山那边,分明是没有海的,连河都没有,到处冰天雪地。而关于这种动静,别人都没发现,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听闻,连他自己也不敢说死……我们都说他神经病,大惊小怪,无事生非。”
  
      云扬顿时警惕:“海浪声?具体怎么个情形?以小凡的心性,不会无的放矢,总有其缘故!”
  
      “大抵就是小凡前段时间出去历练,意外掉落到了一个古老的洞府里面,得了些传承;这本不算什么,但据他说,那洞府中有一方万年冰玉盒,盒子内中别的没有,就只有两片藕片,胡小凡那小子不问青红皂白的直接吃了,然后他的神识之力暴增了许多,增长了差不多十倍……他可是经常在弟子们面前炫耀,又说他听到了什么什么异响……但我们却是不大相信的。”
  
      云秀心嘻嘻一笑:“不过他那个传承还真的有几分门道,莫说其他人了,连我出尽全力,连压箱底的刀法都用上了,才不过勉强打个平手而已,师尊您是不是再不传授给我一招两招的……我要是打不过他了,不光是落了大师姐的脸面,更加是丢了师尊您的人啊……”
  
      云扬倒也没有废话,径自扔给她一块玉简,道:“里面乃是一招刀法,只要好好练习,自可压过小凡一头。”
  
      这可不是云扬厚此薄彼,胡小凡那个心性,万一做了大师兄,恐怕能将天也捅个窟窿出来。
  
      所以,总要留下治他之人。
  
      打发了云秀心,却跟着就皱起眉头。
  
      海浪声?
  
      胡小凡说自己听到了海浪声,却又并无另一人听得。
  
      这事儿……还真的值得商榷啊。
  
      胡小凡在云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奇遇连连,修为进境之速,竟不在云扬当年之下,实力之强已攀升九尊殿众弟子之首,现在更已臻至圣君四品级数,在血魂山那边,在妖族皇者不出手的情况下,已经可以算得上是顶峰强者,罕有匹敌的了。
  
      若说此时的胡小凡犹自信口胡吹,云扬却是不信的,更比说云秀心刚才提及,胡小凡的神识之力因缘际会之下,意外暴增,超过他当前的修为十倍,那可就不是等闲神识层次,而是可以比得上圣人修者的神识了!
  
      若说胡小凡言下无虚,那海浪声……
  
      云扬皱起眉头,道:“胡小凡等人先不用撤回,第二批人手直接前去,尽都在血魂山之下扎营驻防,小心谨慎,严防意外变数。”
  
      “是。”
  
      “另嘱咐胡小凡,每一夜都要严密监听他所言的海浪声响,监听声量大小强弱,若是能够确认其动向为最好。”
  
      “啊?师尊,这分明就是胡小凡在吹牛,起初我们大伙还信以为真,但到处打听探问一圈之后,那么多的前辈,还有圣人前辈都没听到什么海浪声响。我们可是半点都不相信了,我刚才跟您提及,就是为了凑个趣。”云秀心道。
  
      云扬道:“不管是否吹牛,都要他尽心监听!告诉他,若是当真有假,回来之后监禁百年!”
  
      “哈哈哈……”云秀心顿时幸灾乐祸:“好的师尊,我一定会一字不差,正正经经地转诉他!”
  
      云秀心走了。
  
      云扬却犹自在沉思。
  
      “海浪声响……以我的神识之力,现在该当可说是玄黄界第一;深夜僻静之时,即便是万里之外的海浪声,我只要静心聆听,也是能够听得到的。换位胡小凡的话……大致相当于圣人初阶的极限听力,应该是……三千里上下?中阶的话,五千里?”
  
      “希望如大家所言,此事不真,但若是小凡真的有听到了海浪声,那就不是小事情了,将是巨大隐患的开端。”
  
      只有云扬去过妖族内部,大略知道那边的情况,从血魂山一直到妖族的内海,可是隔着将近好几万里的距离!
  
      这么长的距离,莫说是胡小凡,就算是云扬亲临,也是万万听不到什么海浪声的。
  
      血魂山周边,距离最近的乃是,不过是四五千里之外的一条巨大冰河,跟海仍是扯不上一点关系!
  
      云扬对于妖族的内海,其实是抱有极大戒心的。
  
      要知妖族的海洋面积比陆地面积足足大出去十好几倍;若是说其中没有强大的妖兽……
  
      反正云扬是不相信的。
  
      就如那月魂江,月魂江之中的怪鱼非但拥有跨阶位的怪力,有抗击力奇强的肉身,高位阶黄金怪鱼王还拥有极恐怖的精神力,瞬破云扬罕有失过手的水相神通变化,而这种高位阶黄金怪鱼王可远还不止十条八条,焉知其上没有更恐怖的鱼皇?!
  
      而说到海域,光是云扬见识过的,穿越几个妖族的领地区域,中间隔着海的就不在少数。
  
      诸如月魂江的江河,不过是万流入海的其中一条支流而已,既然月魂江可以为黄金怪鱼一族独占,其他的支流,没准就有同样恐怖,甚至更加恐怖的威胁!
  
      妖族迄今为止所展现出来的战力,也许不过仅为冰山一角,两族大战,人族未许乐观!
  
      “看来有必要再往妖族那边走上一遭。”
  
      云扬站起身,自言自语。
  
      “我也去!”
  
      计灵犀在一边大声说道。
  
      云扬斜了一眼,道:“你去干啥……我一人前往可以确保无人查知,你跟着去只会添乱,啥也干不成。”
  
      计灵犀顿时愤怒:“云扬,你不要得了便宜卖乖,就昨天晚上的事,还是我劝说灵秀姐才便宜了你……你……你怎么能这样!……”
  
      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心中更是委屈莫名。
  
      我事事为你着想,不惜放下颜面劝说了灵秀姐好几天,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居然还嫌弃我,还吼我……
  
      云扬涎着脸凑上去,谄媚道:“我就知道小灵犀是舍不得我就这么憋着,事实证明,还是小灵犀是我的小乖乖,最会为我着想了,感动啊,感激啊,感慨啊……”
  
      计灵犀俏脸一红,道:“登徒子,那个是你的小乖乖,哼!回去跟灵秀姐说去吧。可别在这恶心我!”
  
      云扬拦住不让她走,道:“灵犀啊……我对你的心,那是惟天可表,苍天怜见,啊,咱们都定亲这么久了,你说你……啥时候也能如灵秀那般的解禁啊?”
  
      计灵犀怒道:“就知道你这个小白脸没好心眼,一个灵秀姐还不够么?我这个不解禁了!”
  
      云扬嘿嘿一笑,全力展开不要脸**,凑上去左哄右哄,心中却在长叹不意:这连碰都不让碰,哄也就不好哄啊……
  
      半晌之后,计灵犀终于破涕为笑,道:“那我问你,我和灵秀姐,你更喜欢谁?”
  
      云扬抚着胸,肉麻至极说道:“灵犀小乖乖是我的心肝,灵秀是我的宝贝……”
  
      “呕……”
  
      殿外传来整齐的呕吐声响,凝然整齐划一,宛如操练过的。
  
      云扬转头循声看去。
  
      只见史无尘,洛大江,江落落,董齐天等七八位九尊殿的高层尽都一脸戏谑的站在门口,注目着自己。
  
      计灵犀见状一捂脸,二话不说,嗖的一下子撕裂了空间,急疾逃窜而去。
  
      唯云扬的脸皮千锤百炼,早已经比城墙拐弯尤甚,只是微微一热,便庄严道:“有啥好看的?谁还没哄过自己老婆?笑什么笑?你们一个个的以为自己不会有那么一天吗?尤其是你,络大江,你这个娶到老婆,早就不是光棍的家伙,起什么哄!”
  
      众人哼了一声,首当其冲的洛大江嘿然道:“我承认我哄过自己老婆,相信大家彼时也都会哄过自己老婆,但能哄得这么肉麻的,却唯老大莫为,我们自叹不如,叹为观止,蔚为奇观。”
  
      众人群起响应,纷纷称是。
  
      云扬不耐烦的道:“有事说事儿,没事的话,该干嘛干嘛去,赶紧的。”
  
      “有事,而且是正事,大事。”
  
      众人一起走进来,云扬这才发现,来人可远远不止面前这几个,足足进来了十几号人!
  
      除了已经前往血魂山驻防的之外,其他在家的高层一个不少,全来了。
  
      “啥事儿?”云扬明显还沉浸在昨夜的舒爽里面,一脸的食髓知味乐不思蜀,此际骤然见到这么多人联袂到来了,也是吓了一跳。
  
      “两件事,都需要你亲自拿主意。”董齐天道。
  
      “哪两件事?”
  
      “第一件事,自然就是与妖族之战,接下来去血魂山的,是不是就是要倾巢而出了?还是像原来那般分批次,留下部分人手镇守山门?”
  
      云扬点点头,道:“这件事倒是好说,所有有能力参与此战的弟子,全都派过去。即便用不上那么多人,也都直接在血魂山下安营扎寨,等候轮换。大战不息,绝不回归,此役乃是义之所在,一往无回!”
  
      “至于山门这边,留下两三个巅峰高手看家足以,等到大战一起,前方吃紧,立即撕裂空间赶过去驰援。”
  
      “明白了!”
  
      “还有第二件事,乃是关于九尊殿千秋万代之大计。”董齐天慎重的问道:“不知道你考虑过没有?”
  
      “什么大计,这么严重?”
  
      “未来啊,九尊殿强势崛起,登临玄黄界人族宗门极峰,纵观此世已无敌手,然而盛极易衰,为保宗门声威不坠,吾辈任重道远,怎不思量计算长远,求一个长治久安!”
  
      云扬沉默一下,道:“此一节打好基础就是,我无意插手后世之事,任何派门都有兴衰荣辱之时,莫不如是。儿孙自有儿孙福。计量太多,只会让后人生出太多的依赖之心!”
  
      “将来咱们都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人,却总要有先有后,未来的事情,全都留给最后一个操烦吧!”
  
      董齐天咂咂嘴。
  
      云扬这么说可说是非常的不负责任,但是……这又确实是最省事的办法,毕竟未来怎样,谁也说不清楚,更难有定论。
  
      还真的只有最后留下的那个,才有权利决定。
  
      当前的这些人肯定是不可能一起飞升的,肯定有先有后。
  
      云扬道:“没有哪一个门派是永恒主角,久盛不衰,即以咱们九尊殿而论,第一批元老级的师门长辈;要说到当真尽数离开这个世界,我感觉起码得是五千年的事情吧?”
  
      众人默默点头。
  
      这个数字,非但丝毫不算夸张,反而颇有保留。
  
      “还有,总有些老人缘法不足,即便实力够了,悟性未必能够,最终难也突破那最后一步的……但等到他们不存于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怎么也得两万年左右的时间吧?”
  
      众人点头。
  
      这个数字,仍是稍嫌保守。
  
      “咱们现在,方才立派没几天,就筹谋规划两万年之后的事情,是不是太过杞人忧天了呢?凭我们现有的布置,维持门派两万年,怎么也绰绰有余吧。”云扬摊摊手:“各位,想得太多了,太远了。”
  
      众人齐齐哑口无言,半晌无语。
  
      的而且确。
  
      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但好多人仍旧感觉,未免有些可惜。
  
      这样强大的门派,可谓是自古到今都从未有过,若是能够让自己的道统千千万万代的永远传承下去?
  
      那该有多好!
  
      纵然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是奢望!
  
      “操心太过了。”云扬微笑:“遇到败家子,就算是铁统江山,也能给你败得一干二净。遇到争气的弟子,哪怕是下九流门派,他也能给你发展成三大天宫!”
  
      “身后事,莫管他。”
  
      ……
  
      众人心悦诚服。
  
      还是府尊看得开啊。
  
      还是掌门人牛啊。
  
      这心境!
  
      简直了。
  
      要不人家是府尊,是掌门人呢!
  
      赤手空拳,强势打下这么一个硕巨宗门,登临绝顶之余,仍是毫不眷恋权位,也没有高处不胜寒,就只是因为他的武道前路,求进之心,始终未熄,前行不辍,一往无悔。
  
      ……
  
      云扬特意与东方浩然等人通报了一下海浪的事情,更重点指出一句:“防备那边引海而来。”
  
      即便是云扬这般的郑重其事,东方浩然等仍旧不以为然。
  
      引海?哪有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