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十八卷 第三十七章 大胆尝试新战术 中

第十八卷 第三十七章 大胆尝试新战术 中


      比利牛斯山脉无名山谷的这一战是大明帝国陆军特种兵成名的一战,或者说成名战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一战,傅云龙率定辽军特种兵大队五千人马在无名山谷伏击同等数量的法军,五千法军全军覆没,一个都没跑掉!
  
      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因为,在战后,傅云龙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核对人数,不管是被俘虏的还是被歼灭的,都仔细清点了几遍。
  
      他还将俘虏的法军军官分开审讯了很多次,以确认准确的数量。
  
      这次,他可真的一点都不敢马虎,因为接下来他准备执行鱼目混珠的战术,去诈开法军的城门,一举攻破法军在比利牛斯山脉最大的棱堡!
  
      要是有一个法军跑掉了,他所率的五千特种兵都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他们要攻击的可是一座以防守著称的大型棱堡,敌人有没有防备那简直是天渊之别,要是被敌人事先知道他们是伪装的,那五万人过去都是送菜的!
  
      还好,经过多次核对,这五千多法军的确全部交待在这里了,没有一个漏网之鱼。
  
      接下来就要准备偷袭棱堡了,五千人去偷袭还有四千人驻守的大型棱堡,这种事情,自棱堡出现以来还是头一遭,一般在武器装备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要攻破一座棱堡,供给方的人数起码要十倍于守军,而且,最少要几个月才能攻下来。
  
      明军如果装甲战车和神威大炮都搬过来,在武器装备上当然是占据绝对优势的,问题是,这里是山区,别说是装甲战车了,神威大炮运送进来的可能性都不大。
  
      而傅云龙手下的特种兵大队根本就没有装备火炮,最小最小的三一七式榴弹炮都没有一门,可以说,在装备上他们是处于绝对劣势的。
  
      这种情况下,唯有偷袭,但是,如果偷袭不成,很有可能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人数确认以后,傅云龙就开始挑选”自愿“为明军开路的法军士兵了。
  
      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仁慈可言,他给法军俘虏的选择只有两个,愿意配合的生,不愿意配合的死!
  
      这次战斗进行的比较激烈,五千法军俘虏到的还不到两千,再加上上次俘虏的六百余人,总共就是两千五百余俘虏,其实,明军需要的鱼并不多,有个几百人就足够了。
  
      所以,锦衣卫密探审讯起来特别果断,他们只问一句:”愿不愿意配合我们诈开棱堡一层的城门?“
  
      不愿意的,拖一边砍了;
  
      犹犹豫豫的,拖一边砍了;
  
      眼珠子乱转的,拖一边砍了;
  
      嘴里答应,脸上不服的,拖一边砍了;
  
      只有那种毫不犹豫就点头答应的,才能逃过一劫!
  
      所谓慈不掌兵,这次傅云龙可是下了狠心了,为了自己和手下将士的安全,他跟审讯人员下的命令很冷酷:”凡是有一丝不对的,杀!“
  
      也就是说,就算你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了,也不一定就能活,只能说逃过第一劫而已,后面还有更严密的审讯,如果有一丝不对,还是一个字:杀!
  
      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锦衣卫密探和特种兵都是久经沙场之辈,杀起敌人来自然不会手软,不过他们还有个奇怪的举动,那就是在杀之前他们竟然把俘虏的衣服都给扒了。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也不是想以此来恐吓后面等待审讯的俘虏,他们之所以扒衣服,是为了后面伪装成法军,执行鱼目混珠战术。
  
      这一通审讯下来,剩下的俘虏直接跌破四位数,只留下将近八百人!
  
      这个人数应该说是多了,而不是少了。
  
      从法军的角度来说,贪生怕死的软蛋太多了。
  
      这也不能怪这些人,当人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放不下的人或事,英勇就义,视死如归,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从明军的角度来说,押着八百多人去诈城门实在是有点太多了,根本就不好控制。
  
      要知道,那个时候,只要有一个人突然间反水,大喊一声,那就完了!
  
      傅云龙决定,再筛选一次,只选出三百”老实可靠“的就行了,至于其他人,先不杀了。
  
      这次伏击战明军也有伤亡,虽说阵亡的还不到一百,受伤的却有五六百人,这些人自然不适合参加偷袭作战。
  
      傅云龙最后决定,只带四个中队,四千人马前去偷袭,锦衣卫教官,受伤的特种兵全部留下来,再留下两三百人协助他们看守剩下的五百多名俘虏。
  
      他们要是偷袭成功了,自然是皆大欢喜,要是偷袭没成功,那么这些留下的人就把俘虏全干掉,然后去找临近的友军!
  
      安排好这一切,也临近晚上了,傅云龙命令参加偷袭作战的四千名特种兵全部准备好法军的军服,不够的就去死尸身上扒,反正是装成溃军,衣服脏点、破点,甚至血迹斑斑都没关系,溃军要穿的整整齐齐那才叫奇怪呢。
  
      就这样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傅云龙并没有急于带人前去偷袭,他先是令参战的特种兵去换好衣服,再稍微化下妆尽量不要露出破绽,然后又召集所有中队长和小队长召开了一个临时作战会议。
  
      这偷袭也讲时候的,你要是一大清早就带着人跑过去装溃军,反而容易引起守军的怀疑。
  
      不管溃军是从哪里赶回去的,离棱堡最少也有几十里远,也就是说跑的话最少都要一个多时辰,不然棱堡里面可能一点动静都察觉不到,如果大清早就跑过去,就证明溃军在晚上赶路了,这乌漆嘛黑的大晚上在山里跑,怎么没摔死呢?不引起怀疑才怪!
  
      傅云龙召开会议,主要是与手下的中队长和小队长商讨偷袭棱堡的细节,到时候一下冲进去四千人,再挨个安排任务是不可能的,因为到时候只要一吆喝敌人就知道了,这些人压根就不是说的法语啊,怎么可能是自己人!
  
      所以,不能临到冲进去再下命令,必须在去之前就把一切安排好。
  
      比如,到时候如果只有一层城门开了怎么办,三层城门都开着又怎么行动,每个中队甚至每个小队具体又负责些什么等等。
  
      傅云龙专门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个棱堡的草图,与众人将详细的战术都商议妥当,又将所有小队的任务都安排下去,这才宣布会议结束,准备出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