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十七卷 第五十章 西伯大开发 上

第十七卷 第五十章 西伯大开发 上

    壮阔的西伯利亚高原上,一条铁路横贯中央,这条铁路足有数千里长,从奴儿干都司的满泾卫一直延伸到叶泥河流域的通古斯城,逶拖蜿蜒,仿佛一条巨龙盘旋在雪域高原。X23US.COM更新最快
  
      随着西域铁路和西伯利亚铁路接通,东南两路明军的物资输送都转移到行程更短的西域铁路,西伯利亚铁路上奔驰的列车变的慢慢稀少,有时候甚至几天都看不到一辆,好像要被废弃的样子。
  
      但是,这天,西伯利亚铁路又焕发出勃勃生机,又有上百列火车散布在几千里长的铁路线上,远远看去,就像一头头奔驰的钢铁巨兽,奔驰在西伯利亚高原上。
  
      难道西域铁路转运不及,兵部又重启了西伯利亚铁路,其实不然,如果靠近点看,这上百列火车都是客车,而不是货车,很明显,这里面装的不可能是东路大军的粮草和辎重。
  
      客车装的肯定是人,而且这么大规模的调动,很有可能是明军将士,不过,大明的正规军团几乎都已经调上了前线,而一百多列客车少说也能装载三四十万大军,这里面是正规军团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客车里面自然不是大明的正规军团,如果再靠近点看,就能发现,车厢里面的确有身穿崇正装的明军将士,但是,更多的却是老人、妇女和小孩。
  
      这些人正是大明兵部屯卫迁移计划中调往西伯利亚的第一批屯卫军户,别看这上百辆火车浩浩荡荡的吓死个人,其实,这一趟总共才运送了十万军户,军户数量是不多,人数却是不少,每个军户家里少说也有四五口人,这十万军户男女老少全算上最少也是四五十万人!
  
      故土难离,这话不但指的是难舍的故乡情节,也隐含着拖家带口,背井离乡的艰难,谁家里没点家当,要全带上又背不动,不带上又可惜了,所以才难。
  
      不过,这次由于是兵部统一组织的调动,他们倒不用心疼家当,凡是能带上的都可以塞进火车,带不走的兵部也有补偿。
  
      所以,每列火车虽然只装载了一个千户所的军户,里面却是塞的满满当当的,人就不说了,女人、老人和小孩都占不了多少地方,主要还是这些人的家当,什么锅碗瓢盆,被子衣服甚至是衣柜,还有鸡鸭甚至是牛羊,整个车厢里面乱的啊,简直无法形容。
  
      其中一列火车上,骆宗山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享受着外面的凉风,惬意的看着外面的风景,心里美滋滋的。
  
      他本来是陕西行都司肃州卫底下一个卫所的百户,这次兵部号召屯卫迁移到北方的西伯汗国去,他是第一个响应的,不但自己报了名,还动员手下一百多个军户全部报了名。
  
      他们原来所处的地方本来就是比较干旱的荒漠,再加上这十多年来旱灾闹的厉害,收成都不够他们自己吃的,要不是朝廷每个月按时发来粮食,他们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
  
      他想着反正再差的地方也不可能比肃州卫差了,所以,啥优惠政策都没打听,直接就报了名。
  
      没想到,兵部的调令一下来,他竟然被提拔为西伯卫第一百零一千户所的千户!
  
      或许这是对他积极响应兵部调令的奖励吧,他摸着自己身上崭新的崇正装,心里别提多美了。
  
      ”暗暗暗暗暗“,正当他嗨的不行的时候,车厢里突然响起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嚎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把人烦的简直想撞墙。
  
      骆宗山这个气啊,他直接回头一扫,然后怒吼道:”二娃子,让你婆娘把娃哄好,再哭哭啼啼的我揍你。“
  
      那二娃子也是个穿着新式崇正装的屯卫,他被骆宗山这一吼,吓的脖子一缩,赶紧帮他婆娘哄娃去了。
  
      但是,车厢里面可不止二娃子家这一个小孩,骆宗山这一声怒吼,直接把其他小孩全吓哭了,一时间,整个车厢鬼哭狼嚎,好不热闹。
  
      骆宗山这火更大了,正要站起来挨个数落,他身边一个中年美妇却是皱眉道:”老汉,甭批干,谁家娃小时候不哭捏,你个哈怂,嚷嚷啥?“
  
      这下轮到骆宗山脖子一缩了,这车厢里,甚至整趟列车里他谁都不怕,唯独怕自己的婆娘,被自己婆娘这么一说,他立马不敢喊叫了,趁所有人都没注意,他搂着婆娘求饶道:”媳妇,给饿留点面子,饿好歹似个千户咧。“
  
      中年美妇白了他一眼,笑骂道:”你个瓜批,手挪开,这么多人看着捏。“
  
      骆宗山笑呵呵的松开手,站起来大声道:”瓜娃子们,可劲哭,饿喜欢热闹!“
  
      ......
  
      列车晃荡了十多天,目的地终于到了,骆宗山交待了几句,让大家赶紧把家当卸下车,自己却拿着调令跑下车找人去了。
  
      他可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屯着,这些都得去问指挥使大人,好在调令上有指挥使大人的名字,西伯卫第二十一卫所指挥使马凯。
  
      他跑下火车一看,顿时傻眼了,这就是一个小车站,总共就一个站台,而且站台上也没几个人,貌似都是都是站岗的,没看到指挥使大人啊,怎么办呢?
  
      下车的人越来越多,都快挡住他的视线了,他正要跑去问那些站岗的,远处突然跑来一个穿崇正装的小伙子,在人群中问了几句,便向他走过来。
  
      他刚抬脚,那小伙便凑上来,行了个军礼,朗声道:”敢问这位可是骆千户骆大人?“
  
      骆宗山连忙回了个军礼,赔笑道:”是是是,敢问这位大人是?“
  
      虽然这小伙子肩膀上的杠杠和星星都没他多,但人家能找上来就证明他肯定是上面人的亲信,他自然不敢怠慢。
  
      那小伙子倒也不仗势欺人,他呵呵笑道:”骆大人说笑了,我就是马大人手下的一个亲卫,怎么敢当骆大人如此称呼,马大人事物繁忙,实在不能亲自来接您,所以派我来给您引路,骆大人,您要没什么事的话,就跟我去见见马大人吧。“
  
      骆宗山当然没事,他就是下来找指挥使大人的,他闻言,连忙点头道:”我没事,我没事,还请这位大人前面领路,我这就跟你去见马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