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十七卷 第十一章 侦骑遇险

第十七卷 第十一章 侦骑遇险

悠悠碧空,徐徐清风,时值大明帝国历五月,西伯利亚平原的冰雪终于开始消融。
  
  在苍茫的大地上,一队骑兵正在打马奔驰,蹄声隆隆,泥浆四溅,打破了平原的宁静,隐隐预示着战争的来临。
  
  这队骑兵约莫百余人马,清一色全是深黑色的崇正装,而且都配有厚重的黑色披风,那披风迎风招展,威武霸气,铁血无比。
  
  他们正是大明边防军第二军团的将士,打头的一位,肩章上两杠三星,竟然是位游击将军!
  
  经过上百万将士的艰苦努力,南路明军终于赶在冰雪融化的时候将铁路修到了西伯利亚平原边沿,由于锦衣卫密探并没有深入沙俄境内,孙传庭对西伯利亚平原的情况可谓一无所知,所以,他令边防军第一军团和边防军第二军团各派出了一百组骑兵,分别往东方和北方查探。
  
  这股骑兵,正是边防军第二军团派出的一组侦骑,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查探南路大军和西路大军中间沙俄驻军的情况。
  
  打头的这员年轻明将名叫潘风,他也是武进士出身,不过只是二甲前列,并不是一甲出身,所以被安排到了三等军团当个游击将军。
  
  这个职位对潘风来说已经是意外的惊喜了,要知道在崇正朝以前,武进士根本就没什么地位,就算高中二甲,能当个千总把总就是祖坟冒青烟了,哪像现在,直接就是正五品的游击将军,要换以前,如果没有祖辈余荫,他这辈子都不要想当上游击将军。
  
  正是因为来之不易,所以他对这个职位很是珍惜,这次查探,本不需五品以上的将领亲自带队,但他还是自告奋勇的来了,因为明军中竞争相当的激烈,庸碌无为,没有军功,很可能会被降职,他可不想从一个将军变成一个普通的士官!
  
  潘风率百余轻骑打马前行了将近两个时辰,一望无际的平原前方突然出现一片低矮的山丘,也不知道山丘上会不会有沙俄驻军,他边勒马减速,边抬手示意身后的将士跟着他慢慢减速,待战马缓缓停下来,他一把掏出塞在怀里的望远镜向那片山丘望去。
  
  山丘上冰雪并没有化尽,一片片高大的云松上还挂着皑皑白雪,入眼尽是白茫茫的一片。
  
  他沿着山丘从左至右缓缓的扫视着,一切都很正常,好像没有什么状况,正当他准备放下望远镜的时候,一排城墙突然出现在眼前,他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飞快的向城墙四周扫去,是棱堡!
  
  沙俄驻军竟然在山丘的最右侧修建了一座三层棱堡,看那规模,足足能驻扎上万人。
  
  他飞快的将望远镜塞进怀里,然后又取出一张西伯利亚平原的局部地图,手指沿着他来的路径慢慢向前移动,脑海里飞快的测算着这里与明军大营之间的距离。
  
  根据地图上稀疏的几个参照物测算了一会儿,他终于大概确定了这个棱堡的位置,而后,他一手抓图,一手从口袋里掏出炭笔,往地图上测算出的大概位置上画了一个圈。
  
  正当他叠好地图要向怀里塞时,突然听到隐隐的马蹄声,好像是有大股骑兵正在飞速向他们靠近,他飞快的望向四周,除了远处数个低矮的土丘,其他地方都是一马平川,并没有什么敌军骑兵。
  
  难道是敌人正好隐藏在土丘后面向他们冲过来,他立马对身边的一个尉官道:“关步,下去听一下。”
  
  那名叫关步的尉官闻言,飞速的从马上翻下来,一脚刮开地上的稀泥,然后直接将脸贴在泥地上仔细的听起来。
  
  听了一会儿,他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右后方道:”右后方大概两里左右,最少有千余骑正在加速冲向我们。“
  
  潘风转头望右后方一看,大概一里远处正好有一个几丈高的土丘挡住了视线,难怪看不到!
  
  他刚看向那个土丘,土丘两边便有无数骑兵蜂拥而出围了过来。
  
  不好,要被包围了,他连忙下令道:”所有人,调转马头,左后方,撤。“
  
  百余骑明军纷纷随他调转马头,打马向右后方撤去。
  
  这倒霉催的,不知道沙俄驻军是在那土丘上设置了暗哨,还是这股沙俄骑兵正好在土丘后面干什么,无声无息的,他们竟然差点就被围住了!
  
  潘风一边打马狂奔,一边向后望去,此时,沙俄的骑兵已经全部从土丘后面绕出来了,足足有将近两千骑正成雁行向他们包抄过来,最近的敌骑已经离他们不到一里远。
  
  由于敌骑先他们加速,再加上他们已经奔行了将近两个时辰,战马的体力也明显比敌骑差,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双方的距离很快就拉近到不到两百步,这个距离,已经接近燧发枪的有效射程了。
  
  还好,敌人的骑兵并没有配备燧发枪,而是清一色的长弓。
  
  眼看着敌人越来越近,潘风一咬牙,解下背上的转轮步枪,边对后面射击,便吼道:”所有人,向后散射一轮。“
  
  一众明军将士闻言,纷纷解下背上的转轮步枪向后一顿乱射。
  
  这一通射击,足有数十个敌骑被打下马去,但对于足有两千余骑的沙俄骑兵来说,这点损失并不算什么,他们还是锲而不舍的追上来。
  
  眼看着敌人已经开始卸下长弓准备放箭了,潘风连忙下令道:”所有人,向后扔一波手雷。“
  
  说罢,他自己率先解下一颗手雷,转身向后一扔。
  
  此时后面大部分敌骑都已经弯弓搭箭,”嗖嗖嗖“一轮箭雨罩过来,接着又是”轰轰轰“一阵手雷的爆炸声。
  
  潘风握住枪把,使劲往后一扫,将大部分箭矢都扫落一边,但还是有一只箭矢射中了他的后背,直接从右肋穿出来,他只感觉一阵巨疼,差点就脱手翻下马去,他使劲握住缰绳,咬牙撑住了,还好,箭矢并没有伤到什么要害,只是疼而已,他并没有感觉太大的不适。
  
  但是,其他明军将士就没他走运了,至少有三四十人被这轮箭雨射落马下,有的人直中要害当场牺牲,也有的中箭太多没握住缰绳,更有的直接是被受伤的战马掀下来的。
  
  他回头一看,正好看到关步身中数箭,翻落马下,他不由悲吼一声:”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