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十五卷 第四十八章 明皇大怒

第十五卷 第四十八章 明皇大怒

幸福似阳光,洒在人的心间;幸福似清泉,滋润人的心田;幸福似美酒,令人飘飘欲仙。
  
  自从太子朱和堭出生以后,朱慈炅仿佛找到了幸福的真谛,一天处理完政事,陪皇后逗逗刚出生的儿子,再陪安娜公主聊聊即将出生的孩子,最后再去后宫争取多生几个,这日子过的别提多幸福了。
  
  至于国事,貌似不需要他太操心,大明国内正在迅猛发展,各藩属国也跟着受益不少,再加上五国同盟条约的签订,大明内外可以说一片歌舞升平。
  
  到了五月底,这种幸福好像就要到达巅峰,因为安娜公主就要生了,陈圆圆、李香君等嫔妃也相继有喜了,乐的朱慈炅除了上早朝,其他时间都窝在后宫里,甚至很多政事都荒废了。
  
  当然,他并不是想做无道昏君,他只是想暂时休息一下,享享难得的天伦之乐,等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再说。
  
  但是,列强却不让他舒坦,当满泾卫被沙俄进攻的消息传到京城,朱慈炅不得不丢下幸福的生活,召集群臣,商议对策。
  
  沙俄可是领土面积仅次于大明的列强,是和是打,或者说怎么打,自然不能草率行事,所以这个商议持续了几天。
  
  这次,大臣们的意见罕见的出现了分歧,有主张立即兴兵报复的,因为大明的威严不容轻辱;也有主张通过谈判解决的,因为北疆实在是太遥远,太辽阔了,对沙俄兴兵那费用可不是一般的恐怖。
  
  朱慈炅委实难以做出决断,因为现在大明的重心在南边,正是迅猛发展的时候,如果陡然停止南边的建设,转而全力应付北边的沙俄,那这中间的损失就大了。
  
  这边对策还没出来,北疆那边消息却是不断的传了过来。
  
  首先,传来的是太傅亲率六万精骑奔赴满泾卫支援,朱慈炅着实为孙承宗的身体捏了一把汗;
  
  然后,传来的是太傅以率大军将沙俄击退,这时朱慈炅又长嘘了一口气,还好,满泾卫没丢,不然真的无法收场了。
  
  但是,没过几天,北疆便传来一个惊天噩耗:太傅病危!
  
  收到消息,朱慈炅再也坐不住了,太傅可是先帝的恩师,对他更是关怀备至,如果没有太傅,他都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最初继位那几年。
  
  太傅的恩情怎能忘,听闻太傅病危,他立马不顾一切率领禁卫军第一军团赶往镇真河卫,然后,又直接率领禁卫军五万精骑,打马向满泾卫狂奔而去。
  
  但是,他还是来迟了,迎接他的只有太傅含笑而逝的脸。
  
  一瞬间,整个天地都仿佛消失了。
  
  朱慈炅的眼中,只有孙承宗那满头的白发,那满脸的皱纹,那苍老的颜容。
  
  脑海中,一幕幕往事闪过:
  
  当先帝驾崩时,正是他全心全力,助自己斗败了阉党;
  
  当辽东大乱时,正是他力挽狂澜,稳住了辽东的局势;
  
  当自己御驾亲征辽东时,正是他一次又一次,淳淳教导,最后才将建奴击败;
  
  后面东林党弊案事发,孙承宗并没有牵涉其中,但是,他还是引咎辞去了内阁首辅之职,从此永镇辽东。
  
  去年那次见面太傅还精神矍铄,红光满面,没想到,此刻却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朱慈炅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眼泪刷的一下奔涌而出,他不顾形象,跪到床前抱着孙承宗的尸体,失声痛哭起来。
  
  跟在他身后的秦良玉、曹化淳、王征南等人也忍不住跟着跪下来默默的垂泪,原本已经哭肿了双眼的曹文诏和杨忠更是泪如泉涌。
  
  ”太傅,太傅,你为什么要丢下朕?“
  
  ”太傅,太傅,你不是说要为朕永镇辽东吗?“
  
  ”太傅,太傅,你不能走,你不能走啊!“
  
  此时,整个房间里的人都不敢出声,唯有朱慈炅一个人在那里撕心裂肺的痛嚎。
  
  不知道过了多久,朱慈炅的嗓子的嚎哑了,这才抹掉眼泪,哽咽着问道:”太傅有什么遗言?“
  
  曹文诏闻言,连忙回道:”回皇上,太傅只有一个要求。“
  
  朱慈炅立马追问道:”什么请求?“
  
  太傅最后一个愿望一定要帮他完成,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想法。
  
  曹文诏忍不住痛哭道:”太傅请皇上将他埋骨于满泾卫,他要为大明永镇边疆!“
  
  朱慈炅闻言,立马又泪如泉涌,他忍住悲痛,用力点头道:”好,传朕旨意,将太傅厚葬于满泾卫,以后,满泾卫的卫所就改成太傅的陵园;还有,从明天开始,在满泾卫外面扩建一座新城,新城的名字就叫孙家洲;还有,这条山脉以后就叫承宗山脉;还有,前面的那条河以后就叫感恩河。“
  
  跪在一侧的曹化淳闻言,连忙向后面招了招手,王承恩立马提着个檀木箱子,跪行上来,曹化淳飞快的取出笔墨和空白圣旨,就那么跪在地上拟起圣旨来。
  
  写着写着,曹化淳突然尴尬的问道:”皇上恕罪,请问这圣旨传给谁啊?“
  
  朱慈炅毫不犹豫的道:”传给礼部,让他们安排官员前来主持太傅的葬礼。“
  
  曹化淳点头应了一声,很快就把圣旨拟好了。
  
  朱慈炅接过圣旨,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将圣旨交回曹化淳手里。
  
  曹化淳飞快的盖上大印,然后将圣旨交到王承恩手里,低声交待道:”你带人去传旨。“
  
  王承恩接过圣旨,恭敬的磕了个头,然后缓缓起身,弓着身子退了出去。
  
  看着王承恩走出房间,朱慈炅又转头问曹文诏道:”太傅还有什么交待?“
  
  曹文诏闻言,连忙摇头道:”没有了,没有了,太傅就提了这一个请求,不过,太傅在弥留之际一直念叨着一句话。“
  
  朱慈炅立马追问道:”太傅说什么?“
  
  他以为太傅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只是不想为难自己,所以没有告诉曹文诏。
  
  他已经打定主意,不管有多为难,都要为太傅完成这个心愿。
  
  曹文诏也是哭晕头了,他竟然模仿孙承宗的口气道:”皇上,微臣不负所托,太子他已经长大了,大明也在他的治理下越来越强盛了!“
  
  朱慈炅闻言,再次失声痛哭起来。
  
  哭着哭着,他突然缓缓的站起来,指着西方,嘶声怒吼道:”是你们,害死了朕的太傅,朕要你们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