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十卷 第六章 论技术徒弟胜师傅

第十卷 第六章 论技术徒弟胜师傅

有了电磁学方面的人才,接下来就要考虑量产蒸汽发电机和有线电报发送接收装置的问题了,而要量产蒸汽发电机和有线电报发送接收装置首先必须有电线,这个电线要量产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需要的设备WwΔW.『kge『ge.La
  
  首先,必须有冶炼设备,将铜矿石和废铜冶炼成纯铜棒也就是紫铜棒,这点问题倒是不大,工部王恭厂冶炼钢铁技术相当成熟,只要让他们将设备稍微改造一下冶炼纯铜问题应该不大。
  
  然后,必须有拉丝机,将大腿粗的铜棒拉成细铜丝,这点就比较复杂了,倒不是拉丝机结构复杂,拉丝机主要就是一个挤压和拉丝打卷,图纸朱慈炅脑海里就有,关键问题是挤压需要很大的力度,怎么用蒸汽活塞来输出这么巨大的挤压力,还有拉丝模具硬度要求也很高,这个材质问题也是个大问题。
  
  最后,还要有铜丝包覆设备,就是将做好的细铜丝加热,然后将橡胶颗粒均匀的溶解在铜丝表面,这点设备上的难度倒不是很大,主要还是材料的问题,必须从葡萄牙或者西班牙南美的殖民地大量进口橡胶。
  
  综合这些问题,其中难度最大的当属拉丝机,没有拉丝机一切都将变成空想,所以,朱慈炅准备先攻克这个难关。
  
  他首先将脑海中的拉丝机图纸简略的画成草图,然后,他召集了工部一众亲信,讨论拉丝机制造的问题。
  
  这种纯技术性质的御前会议按例还是在他的私人书房中召开,与会的人员也就毕懋康、王徽、宋应星这个三个个老亲信和徐孚远、夏允彝这两个新门生。
  
  在讨论技术问题的时候朱慈炅从来都不拘礼节,他将五个亲信都招到会议桌跟前,然后直接将草图摆在桌子上,六个人就这么凑在一起讨论起来。
  
  朱慈炅首先简略的介绍了一下:“朕这次招你们来是想做个生产细铜丝的机器,就是将冶炼好的纯铜棒拉成面条粗细的铜丝,有点像拉面,恩,叫拉面机太俗,就叫它拉丝机吧。”
  
  皇上还会开玩笑!徐孚远和夏允彝都吃了一惊,不过毕懋康等人倒是习以为常了,很捧场的轻笑了几声。
  
  朱慈炅开个小玩笑也是为了将气氛搞轻松点,要是大家都毕恭毕敬这技术问题就没法讨论了。
  
  大概介绍完功能,朱慈炅便指着桌子上的草图解释道:“这个机器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挤压和拉丝打卷装置,这里就是挤压的部分,看见中间这个槽子没,将胳膊或者大腿粗细的纯铜棒放在这个槽子里,然后加巨力往前挤压,这里是一个拉丝模具,后面是个锥形的槽子,中间是一个小孔,铜棒就从这个小孔里被挤压出来,变成细丝,然后再拉这经过这些滑轮,最后在这里打成卷,这最后的打卷就跟纺纱是一个道理,不过不是用人去转动这个轱辘,而是用活塞带动,差不多就这些了。朕现在对机械都没你们在行了,也不知道以大明现在的技术做这么个机器有没有问题,你们认为做这个拉丝机有什么难度没?”
  
  这话自然是对毕懋康、王徽和宋应星说的,他们可以说已经是机械方面的专家了,理论可能没有朱慈炅这个穿越而来的妖怪强,但在应用技术方面现在比朱慈炅强了那可不是一星半点。
  
  毕懋康首先开口道:“不知皇上想要多少铜丝,如果只要个几丈长甚或是几里长还不如直接开个模具压铸算了,这个拉丝机要做出来怕是需耗费很长的时间。”
  
  朱慈炅闻言一喜,能做出来就行,这个铜丝倒不是马上就要用,费点时间也没什么,他夸张的道:“朕想要的可不止那么一点,万里长甚或是十万里长恐怕都不够用。”
  
  他的话刚落音,三个老部下立马同时吸了口凉气,毕懋康惊道:“嘶,要这么多!”
  
  朱慈炅就是为了让他们大吃一惊,现在这种小小的恶趣味满足了,他才微笑着解释道:“朕要将这铜丝从京城拉到各宣承布政使司驻地,再从各宣承布政使司驻地拉到各州府,最后甚至要从各州府拉到每个县城,用量是很大的,压铸肯定不行。”
  
  毕懋康闻言,满脸凝重的道:“那这个拉丝机就必须做了,良甫,你看皇上所说的这个挤压力度现在怎么达到?还有长庚,你看皇上所说的这个拉丝模具用什么材料做合适?”
  
  这官场有官场的规矩,皇上如果没有点名问话,那么一般都是职位最高的人回话,下级如果抢答那就是越俎代庖了,在官场上这可是忌讳,王徽和宋应星虽然跟毕懋康熟的不能再熟了,但这点基本的规矩他们还是知道的,也做的很好,所以一直都是毕懋康在回话。
  
  现在,毕懋康让他们回话了,他们这才开口,还是按品级来,王徵是侍郎,自然由他先答话。
  
  王徵的专长是机械结构,要是各种机床的问题,他闭着眼睛都能答上来,但这个拉丝机可不是机床,而是一种新的机器,要把铜棒像挤面条一样从一个小孔里挤出去,这么大挤压的力度到底怎么达到还真不好说,他只得犹豫道:“这个,微臣现在还说不好,要按大型车床上的做法,那就只能加大挤压轴上的齿轮数,不过微臣估计就算加道极限怕是也达不到这个力度,只能在挤压轴上多连几个齿轮,几个蒸汽活塞一起使力,才能达到这么大的力度,具体要用多大蒸汽活塞,又需要多少个,这个都要实验,不知皇上急不急,急的话,微臣现在就去做实验。”
  
  朱慈炅知道,如果这会儿让王徵去了,恐怕王徵不把东西做成就不会罢手,搞研究的人那股疯劲他可是深有体会,拉丝机又不急于一时,倒没必要让王徵去拼命,他赶紧抬手到:“不急不急,有办法就好,回去之后你可以慢慢试,现在先把所有问题都商议清楚再说。长庚到你了,模具用什么材料做合适?”
  
  宋应星的专长是多方面的,可以说是个机械领域的通才,这个材料力学他尤其擅长,不过这个挤压模具的硬度问题还真把他难住了,用巨力去挤压铜棒,要把铜棒跟挤面条一样挤成细丝,没人这么干过啊,多硬的模具才扛的住,这个不试怎么知道,他只得同样犹豫道:“这个,微臣现在也说不好,估摸着这个拉丝模具怕是要比车刀和铣刀都硬才行,那就只能用高碳钢淬火了,具体要硬到什么程度还需要实验。”
  
  比车刀和铣刀都硬那怎么加工?朱慈炅不由追问道:“那怎么加工呢,这个拉丝模具的锥槽和细孔可都需要加工的光滑无比,不然根本就拉不出规整的铜丝。”
  
  这个问题对宋应星来说自然不是问题,他轻松的回道:“皇上无需担心,这个拉丝模具用量又不大,完全可以夹到车床上用油石慢慢研磨,一天做几个出来还是没问题的。”
  
  呃,丢人啊,人家都没说加工的问题,自然是有办法加工,朱慈炅感觉自己问了个很愚蠢的问题,他尴尬的咳了几下,继续问道:“那打卷的问题怎么解决,这个同步性可要做好,快了慢了都不行,快了就会把铜丝拉断,慢了铜丝就打结了。”
  
  这个问题对宋应星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他胸有成竹的回道:“这个皇上也无需担心,微臣曾亲手纺过纱线,纱线和铜丝差不多,快了就会断,慢了就打结,这主要还是个转手柄时所用的力度问题,微臣回去测试一下,各种粗细的铜丝多大的力度合适,再配上相应齿数的齿轮就行了。”
  
  朱慈炅闻言,老脸一红,宋应星的描述让他想到了一个东西,那就是恒转矩电机,是啊,只要力度合适,铜丝始终是绷的笔直的,压根就不用去管什么转速的问题,自己今天是丢人丢大发了,竟然在自己带出来的徒弟面前连问了两个愚蠢的问题!
  
  那会儿刚开始做机床和燧发枪的时候毕懋康、王徽和宋应星可是把他当神一样的看待,跟在他屁股后面问这问那,这才过去多少年,一转眼他们都成专家级的人物了,倒是自己变得孤陋寡闻了。好在他们没见过后世那么多先进的东西,在理论和见识方面都差了自己十万八千里,他决定以后让他们做机器只问能不能做到,他们说能做到就行了,至于怎么做到,还是不要问了,省得丢人。
  
  这种从教授者变成被教授者的落差实在有点大,朱慈炅顾影自怜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样子这个拉丝机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需要耗费时间去实验而已。现在毕懋康、王徽和宋应星已经完全成长起来了,不说精密机械,一般的机器只要给他们把功能和结构讲清楚,他们基本上都能做出来,看着拉丝机的讨论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朱慈炅干脆连带给铜丝包覆绝缘层的机子也一并让他们做了。
  
  这个给铜丝包覆绝缘层的机器并没有什么难度,只是在铜丝加热温度的控制上不好把握,明朝这会儿可没有温控仪,要准确的控制温度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个可以用经验来弥补,多试几次,取个最佳效果,把加热量和速度都定死就行了。
  
  关于机械问题的讨论过程之顺利简直出乎了朱慈炅的意料,军工果然是最能促进技术发展的项目,现在的大明在技术上与以往已大不同,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世界各国。有了如此多的专业人才,技术方面已经不用他操太多的心,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大明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全面发展,尽快将技术优势转化为综合国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