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十卷 第二章 念师恩加官进爵

第十卷 第二章 念师恩加官进爵

    一这次殿试名为恩科,并没有点什么状元、榜眼、探花,只是纯为选拔人才而已,当然,被我们崇正皇帝朱慈炅选中的人升官发财那是免不了的,现在大明的人都知道,皇上提拔官员那叫一个不拘一格啊,只要被他看上了,那升官的速度绝对如同火箭一般。
  
      其实,朱慈炅并不是胡乱提拔,能被他看上的基本上是青史留名的大忠臣,这些人本身就才能与忠诚齐备,又经过了历史的考验,用起来自然无需担心什么。
  
      不过这次这两位他还真没听说过,所以他并没有马上提拔,而是先让两人回去休息,至于这个官职,要等他看完了他们的资料再说。
  
      这次来殿试的人本来就经过了东厂的严密考察,他们的个人履历东厂自然调查的一清二楚,只是资料太多,朱慈炅事先懒得一一查看而已,反正只有选上的人他才会提拔,到时候再看被选拔之人的资料省事多了。
  
      朱慈炅回到自己的私人书房后便吩咐曹化淳将徐孚远和夏允彝资料取来,曹化淳出去吩咐了一声,很快便有两个太监各捧着一沓资料弯腰走进来,跪地双手举到朱慈炅跟前。
  
      这两人以后可至关重要,不能有一点问题,所以朱慈炅接过资料后便认真的看起来。
  
      刚一打开徐孚远的资料朱慈炅便是一愣,这徐孚远竟然是南直隶松江华亭人,那可是他恩师徐光启的家乡,他与恩师是同一个地方人,又都姓徐,不会是什么亲戚吧!他赶紧往后看去,结果,两人并不是什么亲戚,不过这徐孚远出身也不低,他曾祖父的兄长竟然是嘉靖和万历两朝的首辅徐阶!
  
      既是名门之后,品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果然,这徐孚远常怀报国之心,读书发奋刻苦,尝与奉天知府陈子龙主编,高中进士之后随陈子龙远赴辽东,任海州知州,做事兢兢业业,虽为一州之尊却经常下田间地头,与平民百姓一起劳作,鼓励生产,可以说辽东的大丰收,他功不可没。
  
      人才啊,朱慈炅没想到,他这选拔人来学习电磁学知识呢,却选拔出一位如此勤勉的官员,能得到东厂如此评价,为官肯定没得话说,这样的人自然要大力提拔。
  
      能觅得如此良才,朱慈炅心情好到不行,他对后面的夏允彝要求已经不是那么高了,想着大概看看就行了,只要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就一并教了,反正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教完让他给徐孚远当副手就行了。
  
      他随意翻开夏允彝的资料一看,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夏允彝竟然也是南直隶松江华亭人!
  
      只是他不是什么名门之后,但却比徐孚远还出名,陈子龙对他的器重尤在徐孚远之上,直接把他拉去奉天府当副手,任知府同知。此人做事更为勤勉,协助陈子龙把奉天下面各州县管理的井井有条,可以说辽东的大丰收就是他和陈子龙主持的结果。
  
      世上竟然有如此凑巧之事,这两人包括陈子龙,难道松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竟然出了如此多的人才,虽说那里是后世的上海滩,但这会儿还只是个普通的小县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朱慈炅正觉得奇怪呢,外面突然传来曹化淳的通报声:“启禀皇上,徐光启徐大人求见。”
  
      正巧,恩师也是松江人,正好问问他,朱慈炅急忙道:“快宣。”
  
      很快,徐光启便出现在门口,他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后面还跟着王承恩和五个太监,那五个太监手里都捧着也个方形木盘,木盘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沓沓的奏折。
  
      这是要让朱慈炅批阅奏折吗?当然不是,我们的崇正皇帝可没有批阅奏折的习惯,看到那比小学生家庭作业还多的奏折他就头疼,哪里会去干那苦差。
  
      貌似他的御用批阅工朱由检亲王已经去欧陆了,这奏折又必须天天批阅,怎么办呢?
  
      这事自然难不倒朱慈炅,宫中的司礼监秉笔太监也是专门帮皇上批阅奏折的,他干脆让几个秉笔太监轮流批阅,不过,他可不像先皇天启帝把批阅奏折的大权完全交给秉笔太监,对国家大事不闻不问,他规定,每天的奏折批阅完以后都必须拿过来让他检查。
  
      不过,他这个检查并不是全检,除了十来封重要的奏折他要过目之外,其他的普通奏折他只是抽个十来份看看,这就跟后世检查大批量产品一样,没百件或者千件里面抽查一件,如果抽查出了问题,那这批产品就麻烦了,同样,他如果抽查一封有问题的奏折,那这个秉笔太监就麻烦了。
  
      另外他还安排了内阁大学士每天轮流监督,每份奏折的批红都经过了内阁大学士的检查,这样双重检查之下出问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秉笔太监也不敢仗着批阅奏折的权力胡来。
  
      本来徐光启是不用轮班的,毕竟他都七十多岁了,朱慈炅都害怕他休息不够,怎么会让他劳累呢,但他执意要来轮班,朱慈炅也没辙,只能由着他了。
  
      徐光启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帝师而倨傲,也没有因为自己年迈体衰而失了礼节,一进书房他便恭敬的走到朱慈炅面前,抬手行礼道:”微臣参见皇上。“
  
      那架势,接着就要往地上跪了,朱慈炅赶紧上前一把扶住徐光启的胳臂,殷切的道:”恩师免礼,曹化淳,快,赐坐。“
  
      后面的曹化淳早就把椅子准备好了,闻言赶紧把椅子搬上来,放到徐光启的身后,徐光启还待退让,朱慈炅却是轻轻的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来,微笑着劝道:”恩师,你年事已高,不能久站,快坐下来,不要累着了。“
  
      徐光启这才颤巍巍的坐下来,尽量撑直上身,摆出一副恭听圣训的样子。
  
      朱慈炅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到主位,一伸手,自有一个太监举起手中的木盘,跪行到他跟前。
  
      他拿起一份有特殊标注的重要奏折,边看边说道:”恩师,徐孚远和夏允彝您认识吗?“
  
      徐光启闻言,点头道:”回皇上的话,微臣认识。“
  
      朱慈炅只是随口问问而已,没想到徐光启还真认识这两人,他不由奇道:”噢,难道是懋中介绍给您认识的?“
  
      徐光启却是摇头感慨道:”那里需要子龙介绍啊,他们都是勤奋好学的好孩子,微臣退隐在家那几年,他们经常跟着子龙来微臣家中听讲,无论是天文数学还是农学军事他们都学的很是认真,微臣跟他们虽无师徒之名,却也不曾吝啬教授,一生所学差不多都教给他们了。“
  
      朱慈炅闻言恍然大悟,原来不是松江那地方有什么特别,而是松江有徐光启这样的名师,恩师就是厉害,退隐在家几年,不但编撰出了还带出了这么多优秀的人才。
  
      一时间,与徐光启相处的一幕幕出现在他的脑海,恩师虽然没有真正教授过他什么知识,但一直在后面默默的支持着他,每次他不方便出面的时候都是恩师顶在前面,不知道为他背了多少黑锅。
  
      当上内阁首辅之后,恩师更是不辞辛劳,为他把朝堂上下管理的井井有条,还帮他培养出了一批批军工人才,一步步把军工体系建立起来,可以说,大明之所以有今天,他朱慈炅之所以有今天,徐光启绝对要居首功。
  
      现在恩师都七十四了,自己曾多次劝他回家养老,他却一直眷恋不去,朱慈炅知道,恩师不是眷恋权势,而是放心不下自己这个弟子,或许在他眼里,自己永远是那个刚刚登上帝位,需要人扶助的小皇帝吧。
  
      朱慈炅偷偷的看着恩师的满头银发,泪水不禁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真怕恩师哪一天突然就去了,到时候让他怎么报师恩啊!
  
      不行,自己不能留下永久的遗憾,师恩必须马上就报!
  
      想到这里,他把奏折放回木盘,挥了挥手,哽咽道:”不看了,发下去吧。“
  
      王承恩闻言,赶紧领着一帮太监捧着奏折退出书房,徐光启对朱慈炅可是熟悉无比,自然听出了皇上声音有点不对劲,他立马担心的问道:”皇上,您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朱慈炅偷偷抹了一把眼泪,清了请嗓子,微笑道:”朕没事,恩师不用担心。“
  
      徐光启闻言仍是不信,边仔细的打量朱慈炅,边奉劝道:”皇上,若是感觉那里不舒服就赶紧传太医吧,不能讳疾忌医啊!“
  
      朱慈炅并没有答话,而是摇了摇手,站起来朗声道:”曹化淳,拟旨。“
  
      曹化淳闻言,一溜烟走过来,翻出一张空白圣旨,提笔候着。
  
      朱慈炅接着朗声道:”帝师徐光启忠睿勤勉,劳苦功高,是为大明之柱石,百官之楷模,特授太师衔,封柱国公,年俸万石,世袭罔替。“
  
      曹化淳自然是毫不犹豫,唰唰唰的写起来,徐光启却是吓的站起来,惊呼道:”皇上,使不得啊,微臣何德何能,怎当得起太师之职,国公之位,请皇上收回成命。“
  
      说罢就待跪下去,朱慈炅却是一把扶住他,含泪道:”没有恩师哪有哪有今日之朕,今日之大明,太师和国公都不足以报答师恩之万一,恩师您就不要推辞了。“
  
      说罢,他朝曹化淳使了个眼色,催他快点。
  
      曹化淳连忙取出大印,啪的往圣旨上一盖,然后使劲往圣旨上吹起来,待墨迹稍干便将圣旨送到朱慈炅跟前。
  
      朱慈炅结果圣旨,一把塞到徐光启手里,坚定的道:”恩师,朕意已决,您就收下吧。“
  
      徐光启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封赏给弄蒙了,只能呆呆的看着手上的圣旨,为难的道:”这,这,这......。“
  
  如果您发现章节内容错误请举报,我们会第一时间修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大书包小说网新域名http://www.dashubao.net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