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八卷 第十章 准备打劫

第八卷 第十章 准备打劫

何斌又名何廷斌,原郑芝龙手下海盗十八芝之一,早年随郑芝龙在东番亦商亦盗,手下也聚集了几千人,荷兰人占据东番以后,一众兄弟逐渐分散开来,郑芝龙等人开始往东番北部的魍港发展,而何斌等人却继续留在赤嵌附近做营生。
  
  后来郑芝龙携郑芝虎、郑芝豹等兄弟降明,十八芝内部产生巨大分歧,杨天生、陈衷纪、何斌、郭怀一等人趋向于随郑芝龙一起降明,李魁奇、刘香、杨六、杨七等人却想留下来继续当海盗,最后,十八芝兄弟彻底决裂!
  
  李魁奇、刘香等人狠辣异常,在杨天生、陈衷纪、何斌、郭怀一结伴前去福建投奔郑芝龙时半路设伏,袭杀了杨天生和陈衷纪,何斌和郭怀一侥幸逃得性命,带着几百个手下狼狈回到赤嵌,彼时东番附近海域已经被李魁奇、刘香封堵,何斌和郭怀一为了生计不得不带残余的手下投入荷兰人门下,充当通事和买办。
  
  何斌现在过的并不舒坦,虽说给荷兰人办事能捞不少钱,但荷兰人对东番的百姓太过凶残,任意欺凌不说,稍遇反抗便成片成片的屠杀!他感觉自己这完全是在助纣为虐,每天都在遭受良心的煎熬,因此他染上了酗酒的毛病。
  
  这天晚上,他又独自一人关在房中借酒消愁,突然门面响起亲信小范的声音:“大哥,山东海商许奇求见。”
  
  这个许奇他倒是听手下提起过,做的生意颇大而且为人豪爽,好像很想给荷兰人供货的样子,反正他是给荷兰人做代理,捞回扣才是最主要的,越豪爽的人他越喜欢,所以他让人通知许奇这两天有空来谈一谈。
  
  人家是来求他的,何斌自然无需太过客气,他并没有起身相迎,而是坐在那里淡淡的道:“让他进来吧。”
  
  不久一个颇为精干的中年汉子满面春风的走进来,热切的拱手道:“何大人,久仰,久仰。”
  
  何斌也不见外,直接抬手道:“许掌柜,要不坐下来喝一杯吧。”
  
  那许奇竟然也不见外,直接一屁股坐到他对面,微笑道:“那许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么直爽的人倒也少见,何斌惊奇的看了他一眼,取出一个酒杯,亲自为他倒满一杯,然后举起酒杯道:“好,爽快,来干一杯。”
  
  那许奇也不客气,直接端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跐溜一口就把杯中酒干完了。
  
  何斌仰头喝掉杯中酒,大笑道:“好,很久没有见到过许掌柜这么爽快的人了,有什么事情直说,何某能帮到的绝不含糊。”
  
  没想到,那许奇并没有怎么激动,而是继续微笑道:“的确有个忙需要何大人帮,不过......”
  
  哎呀哈,这就新鲜了,求人帮忙还跟人卖关子,何斌饶有兴趣的问道:“不过什么啊,许掌故的?”
  
  那许奇却突然小心的看了看四周,低声问道:“何大人这房间安全吗?”
  
  何斌被他这副表情唬的一愣,莫名其妙的问道:“什么安不安全,这可是我休息的地方,还能有什么问题吗?”
  
  那许奇闻言,也不说话,而是神神秘秘的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郑重的递给他。
  
  何斌本来还有些犹豫要不要接,但一看信封上的字,他立马激动的将信夺过来,迫不及待的将信打开看起来,信很简单,就一句话:“老十六,听说你在东番混的不怎么如意,来跟我们一起报效朝廷吧,包你高官厚禄,辉煌腾达。”
  
  何斌盯着信尾的印记,颤声问道:“大哥他还好吗,这信谁写的?”
  
  那许奇拱手道:“王爷圣眷正浓,自然好的不能再好了,这信是南洋水师提督郑芝虎郑大人写的。”
  
  何斌闻言,立马热切的问道:“原来是二哥写的,你是朝廷派来的吗?”
  
  那许奇闻言,缓缓从怀里摸出一块腰牌递给他。
  
  何斌接到手里看了一下,脸色大变,吓的差点把腰牌扔出去。
  
  他为什么这么怕呢?因为腰牌上刻着:锦衣卫第十四所千户许天琦!
  
  没犯事的人见了锦衣卫都心惊胆战,何况是他这种当过海盗,又在为蛮夷效力的人呢。
  
  许天琦取回自己的腰牌,呵呵笑道:”何大人不必惊慌,我们锦衣卫可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要说怕,我还得怕何大人三分呢,何大人搭上了郑家这条船,辉煌腾达那是指日可待啊!“
  
  何斌闻言惊奇的问道:”大哥现在有这么大能量?“
  
  许天琦摇头道:”王爷倒没这么大能量?“
  
  何斌被他给说糊涂了,难道郑家还有人比王爷还牛,是二哥吗?提督好像还没王爷大吧!
  
  许天琦见他这副样子,知道他想不明白,连忙解释道:”是镇南王世子,他被皇上认为御弟,深得皇上宠爱,现在正住在紫禁城里陪皇上呢!“
  
  镇南王世子?何斌闻言,暗暗吃惊,大哥最大的儿子好像才十岁吧,有没有搞错,何斌有些不能置信的问道:”你说的是小郑森吗,他好像才十来岁吧,皇上怎么会如此看重他?“
  
  许天琦猜测道:”这个,或许是因为他跟皇上年龄比较接近吧,不说这些了,说正事,说正事。“
  
  何斌闻言下巴都快惊掉了,这意思就是说当今皇上才十来岁咯,不过他也知道忌讳,背后议论皇上可是要杀头的,他连忙接口道:”嗯嗯,说正事,说正事,对了,二哥让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许天琦郑重的道:”皇上想收回东番,但荷兰人在海上的势力实在是太强了,所以需要何大人帮忙将荷兰人的舰队引到吕宋去。“
  
  何斌大喜道:”真的啊,那实在是太好了,这荷兰人实在是太凶残了,简直把东番的百姓当牲口一样糟蹋,我早就恨不得把他们全杀光了。不过他们的水师的确很恐怖,必须他们引开才能拿下东番,说吧,要我做什么?“
  
  许天琦问道:”你知道他们发往巴达维亚的货船什么时候起航吗?“
  
  何斌点头道:”这个当然知道,每次都是我的人帮他们上货卸货的。“
  
  许天琦大喜道:”那就好,他们每次要起航之前你派人把具体的起航时间告诉我就行了。“
  
  何斌毕竟是海盗出身,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不由担心道:”你们是想假扮西班牙人去劫他们的货船吗?那可要小心点,他们的货船都是武装商船,上面火炮可不少。“
  
  许天琦呵呵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的火炮比他们还多。“
  
  ............
  
  巴达维亚的东升酒楼的一个包厢内,一大帮人正在那里胡吃海喝,这帮人的组合比较奇怪,有富贵逼人的大明商人,有低声下气的汉人翻译,还有几个痞子不像痞子,流氓不像流氓的当地人,不过他们都在拼命恭维一个颇为富态的当地人。
  
  这人在巴达维亚可是个大人物,他是当地有名的一个大海盗,也是当地有名的大富商,更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通事!
  
  这家伙叫普突,出了名的不好巴结,一般人想请他都请不到,萧九成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听到这家伙的嗜好,这家伙爱喝酒,但一般的水酒你敢请他喝,他不一枪崩了你就算客气的了,他只喝陈年好酒,而且必须是白酒,什么葡萄酒、果酒、药酒,都不喝。
  
  陈年好酒哪是那么好找的,这家伙一个月也难得喝上几顿,所以他特别馋酒,只要有好酒,你一请他就到,你不请他也会自己来。
  
  这可把萧九成给难到了,他上哪儿找陈年好酒去啊!
  
  好巧不巧,这事竟然也传到朱慈炅耳朵去了,要说陈年好酒,谁有他多啊,他一个小孩又不能喝酒,这五六年的贡酒他可没喝过几口,全在皇宫的酒窖里存着呢,既然能派上用场,他自然不会小气,他直接派人给萧九成送去一千斤!
  
  萧九成试着求人给普突送了一小瓶,这下可不得了了,普突简直黏上萧九成了,一有空就跑来找萧九成,每天不喝上一顿他就赖着不走!
  
  没过几天他就和萧九成称兄道弟开了,萧九成也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实施他早就预谋好的计划了。
  
  这天萧九成又设宴邀请普突,普突自然是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灌了他差不多一斤白酒之后,萧九成用半生不熟的土话,假装为难的道:“普突兄弟,能不能帮个忙?”
  
  普突这会儿已经喝的云里雾里了,闻言拍着胸脯道:“兄弟,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帮不帮的,什么事你说。”
  
  萧九成假装懊恼道:“唉,我也是初次做生意,很多事都不懂,竟然一次招了几百个上货卸货的苦力,现在才发现,压根就用不到这么多人,现在人都带过来了,让他们每天都闲着也不好,你看,荷兰人那边的商船不是很多吗,要不你给他们找点活干干。”
  
  普突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这点小事也就他一句话的事情,他立马拍着胸脯保证道:“没问题,明天就让他们去帮荷兰人上货卸货吧。”
  
  于是第二天几百个苦力跑到荷兰人的货船那边干起了上货卸货的活,他们手脚勤快,力气又大,连荷兰人都竖起大拇指夸奖普突找的人不错,这帮人也慢慢的变成了荷兰货船的专用苦力。
  
  渐渐地,荷兰货船的结构被他们摸的一清二楚,一艘货船有多少人,配了多少火枪,又配了多少火炮,这些一一被他们记下来,最重要的,这些货船什么事后起航,将开往哪里也被他们摸的一清二楚。
  
  荷兰人还不知道,他们的货船已经被三股强大的海盗给盯上了,一场针对他们的洗劫活动即将展开!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