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六卷 第十五章 粮草之重

第六卷 第十五章 粮草之重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暖暖的春风吹过来,路边的野花竞相开,朱慈炅坐在龙辇上,时不时用望远镜扫一扫远处的美景,心里惬意无比。
  
  辽东的冰雪终于完全融化了,朱慈炅立即率领天雄军和禁卫军第一军团押着十多万俘虏推着一百多万两犒赏的银子和一百多万石粮食向辽东赶去,看着眼前望不到边际的队伍,再想想辽东的四十万大军,朱慈炅兴奋的直想大喊:“皇太极,你死定了。”
  
  这一次随行的队伍比上次还要庞大,文臣武将就不用说了,秦良玉、卢象升、秦翼明、秦拱明、孙元化等等,举不胜举,尤为让人不解的是这次朱慈炅竟然连郑成功和施维拉都带上了。
  
  要说带郑成功还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理由,他毕竟是明末最有名的将领之一,是朱慈炅刻意培养的左膀右臂,让他早点出来见见战场,熟悉一下血与火的感觉,更有利于他的成长。
  
  带上施维拉就有点怪异了,这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一场大明的内战了,带个洋人是为了什么呢?
  
  其实,不是朱慈炅要带上他,而是他自己强烈要求的,这货自从被大明强大的军队震惊了两次之后,脑子好像真的出了点问题。他竟然宛如忘了自己是澳门总督了,成天就待在京城,到处结交大明权贵,开口就是我是皇上亲封的诚意伯,闭口就是我不但是葡萄牙的官员,也是大明的官员,搞得京城里的官员真的以为他是大明的官员了。
  
  他真是大明的官员吗?朱慈炅其实只是为了拉拢他,而给了他个虚衔而已,又无职又无权,算个屁的大明官员啊!但这货的想法就不一样了,现在葡萄牙还没复国呢,到大明当当官又怎么样,不说别的,起码能和大明的权贵混个脸熟,以后谁要来跟他抢大明的官方独家代理,基本上是想都不用想了。
  
  这次他之所以强烈要求跟朱慈炅一起去辽东,倒不是想拍朱慈炅马屁,用他那点可怜的卫队‘帮’大明去消灭叛军,而是纯粹的就想看百万人的大战是什么样子的。【△網WwW.】那可是上百万人的大战啊,人类历史上又有几次这样的大战,想想都令人热血沸腾,看一次能吹嘘一辈子!
  
  朱慈炅也是醉了,本来只是想好好拉拢拉拢这个列强中间的代言人,结果用力过猛,直接把这货拉的黏身上了,甩都甩不掉。算了算了,看吧看吧,看完使劲给我去列强中间吹,最好吹的列强都心惊胆颤,不敢对大明有丝毫非分之想。
  
  二十万大军加上十多万俘虏再加上朱慈炅的随行人员,还有粮车、银车、火炮、辎重那队伍连绵起码有上百里,当天傍晚,朱慈炅随着先头的禁卫军第一军团都抵达山海关了,卢象升的天雄军压着一堆俘虏和物资才刚过昌黎呢!
  
  朱慈炅倒不着急,百万人的大战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双方光调集军队和粮草都得几天时间,赶的太快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容易造成士兵过度疲劳,对后面的大战不利。所以他早就定下了行程,从遵化到盖州、三岔河堡一线,分三天走,第一天赶到山海关,第二天赶到广宁,第三天赶到盖州。
  
  山海关,素有‘天下第一关’之称,是‘边郡之咽喉,京师之保障’,关外是九边之一的辽东镇,关内就是北直隶永平府,关隘之重要可想而知。山海关并不是一个关口,而是一座周长将近八里的城池,朱慈炅这次御驾亲征辽东的第一站就是山海关城。
  
  龙辇离城尚有几里,镇国公孙承宗便带着一众辽东将领打马迎了上来,一番君臣礼节过后,唯余孙承宗一人打马伴龙辇前行,其余将领只能远远跟在后面。
  
  孙承宗虽然已有六十几许,但长年的军旅生涯让他练就了一身良好的体魄,所以虽然他现在已经头发花白,但仍精神矍铄,耳聪目明,手脚灵便,完全不像是个耄耋老人。特别是现在全辽有望,他更是意气风发、满脸潮红,仿佛一转眼间就年轻了十多岁。
  
  两人与其说是君臣倒不如说是祖孙,孙承宗因是先帝天启帝师,对朱慈炅一直视如己出、呵护备至;朱慈炅更是感念孙承宗对自己的帮助和教导,一直对他亲切异常,完全没有君臣之间的生分,两人有说有笑进了山海关城,来到城守府。
  
  此时,山海关守将早已搬到他处,整个城守府打扫的一干二净,就等着崇正皇上驾临。龙辇到达城守府时锦衣卫、太监和宫女早已全部到位,朱慈炅下了龙辇招呼了一声后面不远处的郑成功,便跟着孙承宗往里走去。
  
  孙承宗似乎有要事和朱慈炅商量,一路不停,直接领着朱慈炅来到城守府的书房,他回头正要招呼朱慈炅坐下,却看见朱慈炅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身着衮龙袍的小孩,在那抓耳挠腮,兴奋的跟只小猴子一样!
  
  他尴尬的看了朱慈炅一眼,一时之间竟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朱慈炅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直接走到书桌后面,一屁股坐下来,然后指了指身旁,让郑成功乖乖站好,这才微笑着解释道:“太傅不必见外,这位是镇南王世子,朕的御弟郑成功,以后也是要为朕独挡一面的,这次带他出来就是让他长长见识,看看仗是怎么打的,太傅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孙承宗这才干咳了一声,躬身行礼道:“皇上可曾想好屯粮之所?”
  
  朱慈炅不由好奇的道:“噢,这还有什么说法吗?朕倒是想将粮草全部囤积到三岔河堡内,然后派重兵把守,不是是否妥当?”
  
  孙承宗耐心的分析道:“这次以我大明六十万天军之威,建奴就算纠集了蒙古诸部所有人马,怕也是难以抵挡,微臣认为他们唯一的胜算就在这个粮草上,一旦断粮,纵有百万大军也只能活活饿死,所以这屯粮之所必须慎之又慎。囤到哪里暂且不说,敢问皇上这次带了多少粮草,知道了具体的数量,微臣才能作具体安排。”
  
  朱慈炅对这个倒是很清楚的,闻言不由脱口答道:“军粮一百二十万石,草料五十万斤,后面还将陆续送过来。”
  
  孙承宗闻言,略微点了点头,继续道:“恩,足够大军两个月的用度,再加上辽东这两年的积累,勉强够三个月了,如此多的粮草绝对不能囤积一处,不然建奴要是舍命一击,烧了我们的粮草,那这仗就没法打了。微臣以为这粮草要分三处囤积,分别囤在大凌河堡、三台子堡和三岔河堡,这样任何一处出了问题大军都不至于断粮,我们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了。”
  
  朱慈炅一听倒是颇为为意动,但有个问题他不知道孙承宗考虑到了没,不由问道:“那这守粮的军队怎么安排,要确保三处安全,岂不是要安排三十万大军,那样正面战场人马就不够了。”
  
  孙承宗摇头道:“三十万大军倒是不必了,辽东军善守,只要每个城池有三四万人马,建奴纵然是集结十万大军也无法攻破,微臣是想辽东军十万人马主守,其余五十万大军主攻,这样攻守兼备,建奴必败无疑。”
  
  朱慈炅闻言一想,可不是吗,祖大寿率三万明军守一座没有修葺完成的城池,皇太极率十万大军都无可奈何,最后只能围到他们断粮,再去劝降,辽东军的确是守城的行家。
  
  想到这里,朱慈炅不由点头赞同道:“太傅高见,就这么办吧,正好这次朕还带来了六万把燧发枪和十万颗手雷,全部配给辽东军吧,这样就更万无一失了。”
  
  孙承宗见朱慈炅已经同意了他的建议,这才从一旁的书架上取出辽东地图,摊在桌子上,与朱慈炅商议起具体的兵力部署来。最后决定:
  
  辽东军主将,提督同知满桂率四万人马守三台子堡,保护粮草,同时保护粮道安全;
  
  辽东军副将,总兵何可纲率三万人马守大凌河堡,保护粮草,同时接应后续运粮队伍;
  
  辽东军副将,总兵祖大寿率三万人马守三岔河堡,保护粮草,同时负责前线军队粮草调度。
  
  这也算是朱慈炅气运当头,一般数十万人的大战粮草是不可能囤积在城池里面的,因为上了十万大军的粮草那就不是堆积如山那么简单了,能堆出几十座甚至上百座小山,一般的城池里都住满了平民,粮食往哪里堆,堆平民家里吗?不现实,那不知道要把多少平民的住宅给埋掉;堆街道上吗?更不现实,街道上全是粮草,人都没法走路了,绝对会乱成一锅粥。所以,一般的数十万人的大战都要专门修建屯粮场所,仓促之间也不可能修建成城池,最多在四周围一圈木栏栅,这就给了敌人可乘之机。
  
  朱慈炅的气运好就好在这里,大凌河堡、三台子堡、三岔河堡都是新建的城池,还没来得及往里面迁徙平民,所以三个城池基本上都是空的,正好做屯粮之所,城池比仓促之间修建起来的临时屯粮之所自然要安全的多,再加上大明最擅守的辽东军,皇太极那偷袭粮草的算盘怕是打不响了。
  
  孙承宗和朱慈炅商议了近半个时辰才放心的告退了,这个时候憋了半天的郑成功终于解放了,他边打哈欠边不解的问道:“皇上,我们不是去打仗吗,怎么说了半天尽说些粮草的问题,这跟打仗有什么关系?”
  
  朱慈炅闻言一愣,这小子就光想着打打杀杀,打仗那有这么简单,该怎么跟他解释呢?
  
  他想了想,终于想到一个实例,这才开口教导道:“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人不吃饭,马不吃草,哪有力气和敌人去战斗啊?《三国志》你看过没,官渡之战,曹操兵力如何,袁绍兵力又如何,曹操是怎么打败袁绍的?”
  
  郑成功闻言,立马兴奋的卖弄道:“看过啊,看过啊,曹操只有三万兵力,袁绍至少有十二万,最后曹操夜袭乌巢,烧了袁绍大军的粮草,兵无粮自乱,袁绍大败而逃。”
  
  郑成功越说声音越小,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这粮草真是重中之重啊,重到足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正好这时秦明月和柳如是来服侍他们去吃饭了,朱慈炅大笑道:“哈哈哈哈,走,吃饭去,饿着肚子可没法去打仗。”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