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三卷 第十四章 微服私访

第三卷 第十四章 微服私访


  南京古称金陵、建康,在元朝的时候叫集庆路,朱元璋攻占集庆后改为应天府并定都于此,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夺建文帝帝位后迁都顺天府,将应天府改为留都,也叫南京,与京师顺天府,中都凤阳府同为明朝的都城之一。
  南京作为都城自三国时期的东吴开始就是世界上有数的大城市,到了明朝中叶更是达到了一百二十万人口,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都城。其中尤以十里秦淮最为繁华,一水相隔河两岸,一边是南方地区会试的总考场江南贡院,另一边则是南部教坊名伎聚集之地,最为著名的就是旧院和珠市。
  这天旧院沉香街上最大的客栈醉仙居迎来了一大帮客人,为首的是四位气宇轩昂的年轻人,左右的护卫怕不下百名,把个八台大轿牢牢护在中间,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醉仙居当值的掌柜并没有惊慌,做为南京城里有数的大客栈,这种大人物他们接待的多了,别说是一两百人,上千人他都见过。现在江南这块有钱的人多了去了,动不动就带着几百上千的护卫和奴仆来秦淮河畔潇洒,眼前这规模还算小的呢。
  这帮人可能是冲着月底的花魁大会来的,一进来就订了个天字号的大院,而且一订就是半个月。掌柜的虽然还没看见正主,但从随从的护卫就能大概猜出这位的身份,这护卫里面明显有些是净过身的太监,这主人不是哪个王爷家的公子,就是哪位公侯的亲眷。
  果不其然,这帮人住进天字号的大院以后,那领头的四位年轻人和一位管家模样的太监便领着一个小公子和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二八少女在十来个护卫的簇拥下来到醉仙楼用餐。
  不过这位公子年纪也太小了吧,有十岁没,他身边那位绝色少女也不是秦淮河畔的胭脂俗粉可以比拟的,这位难道真的是来看花魁大会的?
  这位小公子是谁呢?自然是我们的小皇帝朱慈炅了,原来他在凤阳府待的实在无聊,骆养性正好前来汇报,赵之龙一伙的江南本地豪族他都查的差不多了,只是这些人一般都在各处忙碌,很少能聚到一起,要一举成擒颇有些难度。
  正好月底是金陵城一年一度的花魁大会,这些江南豪族的头头脑脑一般都会前来观摩,毕竟把个花魁买回去是件倍有面子的事情,他们一向都是乐此不疲。到时候把这举办的地点醉仙居一围,抓起人来简直不要太轻松。
  我们的小皇帝朱慈炅一听说有花魁大会,顿时就来兴趣了,这古代娱乐活动是在是太少了,能有这种盛会不去参加岂不是遗憾。虽然他还什么都不能干,但是去见见世面总可以吧,于是他决定亲自前去参加,康熙微服私访记他可是看了几遍的,早就想去微服私访一番了。
  别看朱慈炅才八岁,他这威信早就树起来了,真可谓金口玉言,这么荒唐的事情竟然没人敢反对,只能把东厂和锦衣卫所有的高手全部调集过来充当他的护卫。别看才一百来人,这些人可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全部都能以一敌百......当然是不大可能的,但是以一挡十甚至是几十还是能做到的。再加上曹化淳、秦拱明、秦翼明、秦明月这几个绝世高手,恐怕纵有十万大军都别想留住我们的小皇帝。
  这安全上没什么问题了,我们的小皇帝自然是急吼吼的往南京城里跑,而且刚一入住醉仙居他便迫不及待的跑去醉仙楼用餐,倒不是他肚子饿了,而是想看看江南这些土豪到底多有钱。
  醉仙楼是一座临河的二层酒楼,占地面积怕不有数千平米,楼前还有一个数百平米的大戏楼,这就是花魁大会的举办场地了。当然现在还没到时候,上面还没有花魁竞艳,只有一些戏班子在唱地方小曲。
  朱慈炅他们进得醉仙楼正要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掌柜竟然急匆匆的跑上前来,把他们劝住了。原来这醉仙楼还分档次的,一楼大概几十两银子一桌,二楼却是几百两一桌,这掌柜早就知道他们是贵客了,一看他们要在一楼坐下来自然是赶紧跑来阻止。
  在金陵地面上可是很讲脸面的,你坐一楼那就说明你只是小人物,上不了台面。这位公子别看年纪小,那可是王公贵胄,掌柜的自然不敢让他坐一楼,到时候他要是被人鄙视了,发起飙来,醉仙楼他可能拆不了,但是要把他这个小掌柜拆了还是很轻松的。
  朱慈炅听说还有这规矩自然是要上二楼啦,他是来看土豪的,可不是来看小人物的。
  二楼果然比一楼档次高的多,也就临近戏楼那边稀稀拉拉的摆了十来张桌子,临河的一边全是花卉盆景,布置的就跟个花园一样。此时二楼还只有几桌人,朱慈炅随便找了个桌子招呼众人坐下来,便拿起桌上的菜单看起来。
  好家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盘青菜都要十多两银子,什么水晶肘子、红烧狮子头、东坡肉更是几十两一份,江南,果然不是一般的富有啊!
  他正想着来点什么菜呢,旁边一桌突然响起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郑公子,幸会幸会,在金陵城还呆的习惯吧,我早就想去拜访你了,一直没时间,惭愧,惭愧。”
  朱慈炅被这笑声刺的眉头一皱,小声问旁边的骆养性道:“这谁啊,这么张狂。”
  骆养性小声介绍道:“回皇上,是思恩侯陈邦傅的儿子陈曾禹,在金陵颇有些势力。”
  原来是个侯爵家的世子,难怪这么张狂,不过他对谁这么客气呢,难道是个公爵?朱慈炅不由得往他拱手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他不禁傻眼了,这位一看就不是公爵,而是一个比他还小的小孩!
  他不禁好奇的问道:“那小孩又是谁啊?”
  骆养性仔细看了看那小孩,不由老脸一红,这小孩他竟然不认识!
  他不由恼怒的对后面站着的锦衣卫高手道:“马上去查,越快越好。”
  一个锦衣卫高手拱手应命,疾奔下楼,不一会儿他就上来了,低声禀报道:“启禀皇上,这小孩是福建总兵郑芝龙的儿子郑森。”
  郑芝龙的儿子郑森,那岂不就是后来的延平王郑成功!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